甄姬爸能编

东汉末年,曹操攻下冀州,纳袁绍儿媳甄姬与儿曹丕为妻。时年初夏,一日操带众将领游至丕住处。见丕卧草席乘凉,只见那草席红头绿尾蕾丝边,中间一对玉蟒夺珠,操视之甚是喜爱,细问编席者何人,侍从告操编席者乃其儿媳甄姬也。操恐让儿媳编席不雅。又问谁还能编,众人皆不知。少时,人群中一人高声答道:甄姬爸能编。

继续阅读甄姬爸能编

Abitudini 习惯

拉罗什富科的《谏言集》(1665)中有一则谏言是:"每个习惯都是坏习惯。"而马赛尔·普鲁斯特的《女囚》(1923)中也有一条格言:"习惯的力量与其愚蠢程度成正比。"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在个人与社会生活中,总会用同样的方法思考以及做同样的事:这正是习惯的力量。

在这些强势思维定式中,包含着一系列我们不假思索便接受了愚蠢的观点:灵魂、显灵、占星术、教义、驱魔、外星人、魔法、形而上学、神迹、数秘术、星座、灵异现象、政治正确、精神分析、伪科学、迷信、吸血鬼......

而强势的行为习惯,则是一些我们不经过大脑就莽撞采取的行动,包括:喝矿泉水、滥用空调、刮胡子、炒股、吃肉、手机依赖症、接受安检、系领带、看报纸、吸烟、看电视、像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

继续阅读Abitudini 习惯

底层思维

可能是成长环境对我们的底层思维影响太大了,我和上海的舍友说到一些高中的事情的时候,他们觉得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于我们而言对这些有悖上海治安和制度的现象已经习以为常的。但是确实他们思维上更开放更上进更全面,某种角度上我性格和人生确实被小富即安的思想影响着干扰着,更容易屈服于现实。如果大学没考来上海认识他们,可能我确实意识不到这么些问题。

当我们跳脱出来审视自己,而又对改变现状的急切和无能无可奈何,这个就容易幻化出焦虑和绝望的情绪。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应该"更好"而行动上却做不到更好,这样的现状常常让我们过得不如直接放弃的毫无顾虑的一类人和知行合一很充足的一类人,介于两者之间的人反而活得更不开心,也更是大多数普通人的现状。

继续阅读底层思维

保守主义

美国的保守主义运动兴起于20世纪50年代。作为一个"联盟",美国保守主义大致可以分为五大流派:传统主义者、自由至上论者(也译为自由意志主义者)、国家安全派、新保守主义者、宗教右派等。

它们的关注点各有侧重,为方便厘清,把保守主义网站分为四类:保守主义刊物、保守主义书评、保守主义智库、保守主义媒体。

一、保守主义刊物
1.《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官网: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

《国家评论》,小威廉·巴克利创建于1955年,是美国首家全国性保守主义刊物,汇集了各派撰稿人,一度是美国保守主义运动的大本营。随着其他保守派刊物的涌现,其影响力有所下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仍然是美国主流保守主义的代表,观点兼收并蓄,总体上偏向传统主义。

该网站的专栏作家众多,他们见解不俗,阅历丰富,很有英美人所看重的common sense。不过,其中索维尔已荣休,不再更新专栏: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author/thomas-sowell/
普拉格除开设专栏外,还是保守派视频网站"PragerU"的创始人: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author/dennis-prager/
https://www.prageru.com/
汉森的专栏: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author/victor-davis-hanson/

美国保守主义在纸媒时代有三大主流刊物,除《国家评论》外,还有《评论杂志》和《旗帜周刊》,这两家都有新保守主义背景:
https://www.commentarymagazine.com
《旗帜周刊》:
http://www.weeklystandard.com/

2.《新标准》(The New Criterion),官网:https://www.newcriterion.com
这是一家偏重文艺的月刊,不过,政论文的质量很高。其选题颇令人称道。虽说是一家付费刊物,但不少文章可以免费阅读,在月初时会有几天免费的试读期。

3.《富有想象力的保守主义者》,立场偏于传统主义,宗教、文学题材的文章较多,经常也会有评述柏克、柯克等思想家的文章。总体来讲,内容较为通俗,适合保守主义的初学者阅读。
http://www.theimaginativeconservative.org

另一家类似的网站是《校际评论》,主要面向美国的青年大学生,文章多是保守主义经典读物的简介,通俗易懂。官网:
https://home.isi.org/intercollegiate-review。

此外,推荐一家保守派的学术刊物《现代》(Modern Ages),这家季刊由美国保守派学者罗素·柯克创立,内容比较专业。官网:https://home.isi.org/modern-age

4.《城市周刊》:
https://www.city-journal.org/
由保守派智库曼哈顿研究所发行的季刊。主要关注城市治理。它的理论视野开阔,内容不限于城市治理,经常有不错的评论文章。

5. 再推荐其他几家刊物,前两家有较强的宗教右派色彩。
《首要事务》:https://www.firstthings.com

《美国保守派》:
http://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

《观察者》:https://spectator.org/

《联邦党人》:http://thefederalist.com/

《美国伟大》:https://amgreatness.com

二、保守主义书评网
两家网站以书评为特色,其内容不尽然是书评。
其一是克莱蒙特研究所(The Claremont Institute)。这家研究所有施特劳斯学派的背景。
书评网站很不错,内容偏学术。官网:
https://www.claremont.org/crb/

其次是The University Bookman,官网:
http://www.kirkcenter.org/bookman
网站隶属于柯克研究中心。内容比较专业,对有一定政治学功底的人,值得郑重推荐。

三、保守主义智库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
https://www.hoover.org/
胡佛研究所,位于斯坦福大学,是一家资历很老的智库。谈论经济、国家安全的文章较多,在经济议题上,比较偏向"自由至上论"。有两个栏目推荐下:一个是"界定观念"(defining ideas),会不时更新研究员的文章,其中不乏精品。链接:
https://www.hoover.org/publications/defining-ideas
其次是彼得·罗宾斯主持的访谈节目"Uncommon Knowledge"。罗宾斯当过里根总统的"笔杆子",里根在柏林墙下的那句名言,"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就出自其笔下。该栏目能邀请到诸多国际知名的政要、学者、记者等接受罗宾斯的访谈。是了解美国保守派动态的重要渠道。链接:
https://www.hoover.org/publications/uncommon-knowledge

除了胡佛外,还有
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
https://www.heritage.org,据传同特朗普政府关系密切。

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
https://www.cato.org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https://www.aei.org

经济教育基金会(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
https://fee.org

米塞斯研究所(Mises Institute):
https://www.mises.org,
该研究所的"Library"板块有不少免费的电子书
https://www.mises.org/library/books

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
https://www.hudson.org,副总统彭斯非常倚重的一家智库。

伦理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
https://eppc.org

智库"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由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创建,主要关注欧洲的难民危机、叙利亚战争等。
https://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四、保守主义媒体
1. 福克斯新闻(Fox News)
http://www.foxnews.com
福克斯的"争鸣版"(Opinion):
http://www.foxnews.com/opinion.html。福克斯新闻财大气粗,经常延揽知名政要撰写时评,这是其他保守派报刊所难以企及的。

《华尔街日报》: https://www.wsj.com/itp),一般认为它立场中右,虽以财经类文章见长,时评也属于一流。提醒一下,该日报是付费阅读,价格不菲。

2. 经典的保守派报刊《纽约邮报》官网:
https://nypost.com
有一位记者出身的专栏作家叫Salena Zito,其链接:
https://nypost.com/author/salena-zito/

3. RealClear Politics 真实政治网: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
这家保守派刊物精选了众多美国主流报刊(不限于保守派)的文章,简直是美国版的《参考消息》

4.《布雷特巴特》后起之秀,近几年吸引到大批年轻支持者
https://www.breitbart.com/

如果还嫌推荐不够多,可以自行到RealClear Politics里寻找的。比如
每日传讯:
https://dailycaller.com/
Daily Stormer:
https://dailystormer.name/
《信息战》(现代战争威胁)
https://www.infowars.com/
华盛顿时报:
https://m.washingtontimes.com/

继续阅读保守主义

面对图形分析师所研究的价量行为,我始终感觉惊讶

面对图形分析师所研究的价量行为,我始终感觉惊讶。你是否会仅仅因为某家公司的市场价格在本周或前一周剧扬.便决定购买该企业呢?在目前电脑化的时代,人们之所以会大量研究价格与成交量的行为,理由是这两项变数拥有了无数的资料。研究未必是因为其具任何功用;而只是因为资料既然存在,学术界人士便必须努力学习操作这些资料所需要的数学技巧。--旦拥有这些技巧,不去运用它们便会带来罪恶感,即使这些技巧的运用没有任何功用,或只会带来负面功用也在所不惜。如同一位朋友所说的,对一位持铁锤的人来说,每--样事看起来都像是钉子。


《格雷厄姆-多德都市的超级投资者们》 沃伦·巴菲特 庆祝格雷厄姆与多德合著的《证券分析》出版50周年纪念大会

继续阅读面对图形分析师所研究的价量行为,我始终感觉惊讶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来源:https://www.voachinese.com/a/pence-speech-20181004/4600329.html

肯(哈德逊研究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enneth R. Weinstein),感谢你的介绍。尊敬的各位理事,白邦瑞博士(Dr. Michael Pillsbury)、各位尊敬的嘉宾以及"以非传统方式思考未来"的在座各位,能来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是我的荣幸。

大约半个世纪以来,哈德逊研究所致力于"推进全球安全、繁荣与自由"。尽管哈德逊研究所的领导层不断更迭,有一件事从未改变:你们不断推进寻求真相,美国的领导力照耀着前进的道路"。

今天,谈到领导力,请允许我带来美国在国内外发挥强大领导力的倡导者---第45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问候。

特朗普总统上任伊始,就把与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列为重要议题。去年4月6日,特朗普总统在海湖庄园与习主席会面。去年11月8日,特朗普总统前往北京,中国领导人热情接待了他。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的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建立了坚固的个人关系,他们合作推进共同利益,最重要的就是推进朝鲜半岛的去核化。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美国人民有权利知道这一点,那就是在此刻,北京正在使用一种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以及宣传,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和利益。

中国也比以往更活跃地使用其力量,来影响并干预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使用我们的原则和政策,开始对于中国的行动展开决定性的回击。

特朗普总统去年12月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谈到了"大国竞赛"的新时代。外国开始"重塑他们在区域和全球的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适合他们的利益"。

在这项战略中,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我们寻求公平、对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权的关系,而且我们已经开始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动来达成这个目标。

特朗普总统去年访问中国期间表示,"我们有机会加强两国的关系并改善两国民众的生活"。我们对未来的愿景建立在过去的最佳时期,那时美中两国以公开和友善的态度互相接触。

在独立战争之后,当我们年轻的国家寻求新的出口市场时,中国人对带着满载着人参和皮毛的美国贸易者敞开了大门。

当中国经受"百年耻辱"之际,美国拒绝加入,并主张"门户开放"政策,我们能够与中国进行更自由的贸易,并维持他们的主权。

当美国传教士带着福音来到中国海岸,他们被古老而充满活力的人民和深厚的文化所吸引。他们不仅传播了信仰,还创立了中国一些最早和最优秀的大学。

随着二战开始,我们做为盟国共同打击帝国主义。在战争之后,美国确保中国成为联合国的一部分,成为战后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但是,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掌权之后开始了威权扩张主义。很难想象五年之前我们并肩作战,而五年之后我们在朝鲜半岛的山区和峡谷中交战。我的父亲也参与了那场自由之战。

然而,甚至残酷的朝鲜战争都没能磨灭我们恢复人民之间长期纽带的共同愿望。中国与美国的隔离在1972年结束,之后不久,我们恢复了外交关系并开始经贸往来,美国大学也开始培训新一代的中国工程师、商业领袖、学者和官员。

苏联垮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自由国家。带着这份乐观,美国在21世纪前夕向中国敞开大门,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组织。
此前的政府做出这个决定,希望中国的自由将蔓延到各个领域---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国尊重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权。但是这个希望落空了。

中国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没有实现。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

在过去17年,中国的GDP增长九倍,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中国共产党也使用了与自由公平贸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工业补贴。这些政策建立了中国制造业的基本,而以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国的利益为代价。

中国的行为给美国带来了巨大贸易赤字,去年这个数字是3750亿,几乎占我们全球贸易赤字的一半。就像特朗普总统本周说的,我们在过去25年重建了中国。

现在,通过"中国制造2025",中国共产党试图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进的工业,包括机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为了赢得21世纪经济的领导权,北京指导其工业官员和商界以任何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这是我们经济领导力的基石。
北京现在要求很多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交出他们的商业秘密,也要求并支持对美国公司的并购,以获取他们的创意。最可怕的是,中国的安全机构掌握了大量窃取美国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进的军事技术。使用这些偷窃的技术,中共正大规模地化犁为剑。

中国的军费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总和,北京将在陆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国军力作为首要任务。中国希望将美国挤出西太平洋,并试图阻止我们援助盟友。但是他们会失败。

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国船只经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阁列岛附近巡逻。尽管中国领导人2015年站在白宫玫瑰园里说他的国家"无意将南中国海军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岛屿上的军事基地里,北京部署了先进的反舰和防空导弹。

中国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为,一艘中国军舰逼近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的美国"迪凯特号"军舰,两舰相距仅有不到45码,迫使我方军舰迅速采取避撞动作。尽管受到这样鲁莽的骚扰,美国海军将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在我们国家利益的要求下,继续飞行、航行和运作。我们不会被吓倒;我们不会退缩。(掌声)

美国曾希望经济自由化将让中国与我们和世界建立起更好的伙伴关系。相反,中国选择了经济侵略,而这又壮大了中国不断扩大的军队的胆量。
北京也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让自己的人民迈向更大的自由。曾有一度,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对人权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

如今,中国已经建立了无以伦比的监控国家,范围越来越广,越来越具侵入性,而且经常是在美国技术的帮助之下。他们所说的"中国防火长城"也筑得越来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

到2020年,中国的统治者试图落实奥威尔式的体系,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信用分数",前提是几乎控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用这一项目蓝图的官方文字的话说,该体系"让守信者畅行天下,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在宗教自由的问题上,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经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冲击。

上个月,北京关闭了中国最大的地下教会之一。在全国各地,当局拆毁十字架、焚烧圣经、监禁信徒。北京如今还与梵蒂冈达成协议,让公开宣称不信神的共产党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发挥直接作用。对中国的基督徒来说,这些是绝望的时刻。

北京也在打压佛教。过去十年来,超过150名藏僧为了抗议中国压制他们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在新疆,共产党在政府营地内监禁了多达一百万维吾尔穆斯林。他们在那里经受昼夜不停的洗脑。营地的幸存者描述他们的经历说,这是北京蓄意要扼杀维吾尔文化并消灭穆斯林信仰。

历史已经证明,那些压迫本国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住手。北京还试图将其势力扩展到全世界各地。正如哈德逊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所写,"中国反对美国政府的行动和目标。实际上,中国正在与美国的盟友和敌人打造自己的关系,与北京的任何和平或积极的意图背道而驰。"

事实上,中国用所谓的"债务外交"扩大其影响力。今天,中国为亚洲、非洲、欧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但这些贷款的条款就算往好里说也是不透明的,而且带来的利益压倒性地流向北京。

问问斯里兰卡吧,他们借了巨额债务让中国国企建造商业价值存疑的港口。两年前斯里兰卡无法偿还贷款,于是北京迫使斯里兰卡将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国手里。这个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为中国不断扩展的蓝水海军的前沿基地了。

在我们的半球内,北京向委内瑞拉腐败无能的马杜罗政权提供了一条生命线,承诺提供50亿美元的、可以用石油偿还的贷款。中国还是该国最大的单一债权人,让委 内瑞拉人民背上了超过500亿美元的债务。北京还通过向承诺配合中国战略目标的政党和候选人提供直接支持来腐化一些国家的政治。

自去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已说服三个拉丁美洲国家与台湾断交,转而承认北京。这些行动威胁到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利坚合众国对此予以谴责。尽管我们政府将遵守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所反映的一个中国政策,美国始终相信,台湾对民主的拥抱为所有华人展示了一条更好的道路。(掌声)

这只是中国试图在世界各地推动其战略利益的几种方式而已。然而,前几届政府忽视了中国的行动。在很多情况下,他们还助长了他们。但是,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利坚合众国一直在以重新焕发的美国实力来捍卫我们的利益。

我们正在使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更为强大。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签署法律,让我们的国防经费有了罗纳德·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增长,拨款7160亿美元,以加强美军在各个领域的实力。

我们正在把我们的核武库现代化。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先进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对我们武装部队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这包括启动建立美国太空军的进程,以确保我们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够持续下去。我们已经采取行动,授权加强在网络世界的能力,打造针对我们对手的威慑力量。

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我们还在落实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最高额的关税特别对准了北京试图占领和控制的先进产业。总统也明确表示,我们还将征收更多的关税,有可能大幅增加这笔数额,可能会翻一番还多,除非达成公平与对等的协议。

这些行动行使了美国的实力,造成了重大影响。中国最大的股市在今年头九个月跌落了25%,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本届行政当局对北京的贸易行为采取了坚定的立场。

正如特朗普总统所明确表示,我们不希望中国的市场遭殃。事实上,我们希望他们的市场繁荣。但是,美国希望北京寻求自由、公平和对等的贸易政策。我们将继续坚持要求他们这样做。(掌声)

可悲的是,中国的统治者到目前为止拒绝走那条道路。美国人民理应知道:做为对特朗普总统所采取的强硬立场的回应,北京正在推动一场全面而有协调的运动,以破坏总统、我们的议程和我们国家最珍贵的理想所受到的支持。

今天我想告诉你们我们了解到的中国在美国国内所采取的行动,有些是我们从情报评估中收集的,有些是可以公开获取的。但是一切都是事实。
就像我说过的那样,就在我们此时说话之际,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来推进其影响力并谋取其利益。北京正在以更为主动和胁迫性的方式使用这种力量,干涉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

今天,中国共产党政府正在奖赏或胁迫美国的工商企业、电影制片厂、大学、智库、学者、记者、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官员。

最恶劣的是,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坦率地说,特朗普总统的领导正在奏效;中国希望美国有个不同的总统。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干涉美国的民主运作。就像特朗普总统上个星期所说的那样,我们"发现中国在试图干预我们2018年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
我们的情报界表示,"中国正在瞄准美国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以利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中国正在利用一些可能引起意见分裂的议题,如贸易关税问题,以推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今年6月,北京发出了一份名为宣传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战略。该通知的原话说,中国必须精准出击,分化美国国内不同的群体。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北京调遣其隐秘的行动人员、幌子组织和宣传机构来改变美国人对中国政策的看法。我们情报界一位资深职业官员最近告诉我说,跟中国正在美国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罗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见大巫。

一些中国高级官员还试图把美国一些工商界领袖意图维持他们在中国的公司运营的愿望作为杠杆来影响他们,要他们谴责我们的贸易行动。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他们威胁美国一家大公司说,如果该公司拒绝公开发声反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就不批准他们在中国的营业执照。

就影响中期选举而言,诸位只需要看一看北京针对我们的关税政策提出的反制关税就可以了。北京特意锁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选举中发挥重大作用的行业和州。 有一种估算是,中国选择打击的美国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总统;如今,中国希望把那些选民调转过来反对我们的行政当局。

中国还直接向美国选民发出诉求。上个星期,中国政府出资在《得梅因纪事报》刊登了好几页的插页广告。那份报纸是美国驻中国大使的家乡州爱奥华州的主要报 纸,也是2018年选举的一个具有关键州。那些广告的版面设计看上去像是新闻报道,把我们的贸易政策说成是鲁莽的,对爱奥华州的人是有害的。

幸运的是,美国人不吃这一套。例如,美国农场主跟总统站在一起,而且也正在看到特朗普总统所采取的坚定立场有了实际的效果,其中包括本星期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SMCA),我们以实质性的方式为美国产品打开了北美的市场。USMCA对美国的农场主和制造业来说是重大胜利。(掌声)

然而,中国的行动并不仅仅专注于影响我们的政策和政治。北京还在采取步骤,利用其经济杠杆力和巨大市场的诱惑力,对美国工商界施加影响。

北京如今要求在中国经营的美国合资企业在公司内部建立他们所说的"党组织",让共产党在雇人和投资决策上拥有发言权甚至否决权。
中国当局还对把台湾描述为独特地理实体或者偏离中国西藏政策的美国公司发出威胁。北京迫使达美航空公司不在网站上把台湾称为"中国一个省"而公开道歉。北京还迫使万豪解雇了一名只是转推了一条有关西藏推文的美国雇员。

北京经常性地要求好莱坞严格地正面描绘中国。那些没有这样做的制片厂和制片人受到惩罚。北京的审查人员对哪怕对中国只有小小批评的电影都迅速加以剪辑或取缔。影片《僵尸世界大战》(World War Z)必须删掉剧本里提到的一种病毒,因为这种病毒源自中国。影片《赤色黎明》(Red Dawn)利用数字技术进行了修改,把反面人物变成朝鲜人,而不是中国人。

但是,除了工商和娱乐领域之外,中国共产党还在为美国境内,而且坦率地说,在全世界各地的宣传机构花费数以十亿计美元。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如今在美国30多个电台播放对北京友好的节目,很多电台位于美国大城市。中国国际电视台触及到7千5百万美国人,它直接从中国共产党的主子那里接受行动命令。中国最高领导人视察这家电视网络总部时说了这样的话:"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

出于这些原因和这一现实,司法部在上个月下令该网络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共产党还威胁和拘押那些对问题挖掘太深的美国记者的中国家人。中共还封锁美国媒体机构的网站并增加了我们的记者获得签证的难度。这发生在《纽约时报》发表了有关中国一些领导人的财富的调查报告之后。

但是媒体不是中共试图营造审查文化的唯一领域。学术界也是这样。

只需看看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就够了。这个组织在美国各地校园有150多个分支。这些群体帮助为在美国学习的43多万中国国民中的一些人组织社会活动,当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偏离了共产党路线时,他们还向中国使领馆报告。
在马里兰大学,一名中国学生最近在毕业典礼上谈到了她所说的"言论自由的清新空气"。共产党官方报纸立刻斥责了她,她成为严格控制下的中国社交媒体批评风暴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在国内受到骚扰。而对马里兰大学本身而言,它与中国的交流项目本是美国最为广泛的,突然间从源源不绝变成了点点细流。
中国还通过其它方式施加学术压力。北京慷慨地向大学、智库和学者提供资金,彼此的理解是他们会回避共产党认为危险或冒犯的观点。中国事务专家尤其知道,如果他们的研究与北京的口径相抵触,他们的签证将被延迟或拒绝。

即使避免从中国拿钱的学者和组织也成为中国的打击目标。哈德逊研究所就有亲身体会。在你们提出要为一位北京不喜欢的讲话人主办讲座时,你们的网站遭到源自上海的重大网络攻击。你们比多数人都了解,中共试图破坏美国今天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

这些以及其它行动加在一起,构成了不断加剧的努力,目的是要让美国的公众舆论和公共政策偏离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但是我们向中国统治者发出的讯息是:本届总统不会退缩,(掌声)美国人民不会动摇。虽然我们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但我们将继续坚定地捍卫我们的安全和我们的经济。

本届行政当局将继续采取果断行动,保护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就业和美国的安全。

在我们重建军队的同时,我们将继续维护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利益。

在我们回应中国的贸易行为时,我们将继续要求与中国建立自由、公平和互惠的经济关系。我们将要求北京打破贸易壁垒,履行义务,全面开放经济----就像我们开放我们的经济一样。

我们将继续对北京采取行动,直到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永远消失。我们将继续坚定立场,直到中国政府停止强行技术转让的掠夺性做法。我们将保护美国企业的私有财产利益。(掌声)

为了推进我们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愿景,我们正在与从印度到萨摩亚等整个地区与我们有着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建立更牢固的新纽带。我们的关系将源于伙伴关系的尊重,而非统治。

我们正在双边基础上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就像上周特朗普总统与韩国签署了一项改善后的贸易协议一样。我们不久将开始与日本进行历史性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掌声)

我还高兴地报告,我们正在精简国际发展和金融项目。我们将给外国一个公正、透明的选择,以取代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事实上,本周特朗普总统将把《建设法案》(Build Act)签署成为法律。

下个月,我将有幸代表美国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东盟峰会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办的亚太经合论坛。在那里,我们将公布新的措施和计划,以支持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我将代表总统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美国对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承诺从未如此坚定。(掌声)

在国内,为了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最近加强了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力,加强了我们对中国在美投资的审查,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不受中国政府掠夺性行为的影响。

当涉及北京对美国政治和政策的恶意影响和干涉时,我们将继续揭露它,无论北京采取何种形式。我们将与社会各阶层领导人合作,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最珍视的理想。美国人民将发挥决定性作用----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起作用了。

当我们聚集在这里的时,一种新的共识正在全美兴起。越来越多的商界领袖考虑的是下个季度以后的事情,如果要交出他们的知识产权或协助北京的压迫,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他们会三思而后行。但更多企业必须效仿。例如,谷歌应立即终止"蜻蜓"应用的开发,该应用将加强共产党的审查,并损害中国消费者的隐私。(掌声)

我们也很高兴看到更多的记者报道真相,不用恐惧也没有偏袒,深入挖掘如何中国干涉我们社会以及背后原因。我们希望美国和全球新闻机构将继续加入这一努力。

越来越多的学者也在大声疾呼,捍卫学术自由,越来越多的大学和智库也在鼓足勇气拒绝中国政府的容易钱,它们认识到,每一美元都有相应的要求。我们相信他们的队伍会不断壮大。

在全国范围内,美国人民的警惕性越来越高,他们重新赞赏美国政府的行动,以及特朗普总统重启美中经济和战略关系的领导能力。美国人坚定地支持一位把美国放在第一位的总统。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美国将坚持到底。中国应该知道,美国人民及其两党民选官员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正如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应该记住,"竞争并不总是意味着敌意",它也不必如此。特朗普总统已经明确表示,我们希望与北京建立建设性关系,共同促进我们的繁荣与安全,而不是分离。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进一步偏离这一愿景,但中国领导人仍可以改变路线,回归几十年前两国关系开始时的改革开放精神。美国人民别无所求;中国人民理应得到更多。

伟大的中国作家鲁迅经常感叹他的国家,他写道,"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但从没有说"他同我们也一样"。今天,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我们的手。我们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但请放心: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建立在公平、对等和尊重我们主权的基础上之前,我们不会让步。(掌声)

中国有句古话:"人看眼前,天知未来。"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让我们以决心和信念追求和平与繁荣的未来。相信特朗普总统的领导力和远见,以及他与中国国家主席建立起的关系。相信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持久友谊。相信上天能看到未来----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国和中国将共同迎接未来。

谢谢。 上帝保佑你们。 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掌声)

继续阅读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基因

基因其实可以理解为漫长的演化史留下来的痕迹,某种意义上就是"文化"。基因是否被表达也和环境有关,在这个意义上说文化有优劣或者无优劣都是错的。说文化无优劣不对,是因为确实存在是否与环境相适应的问题;说文化有优劣不对,是因为"适合"仅仅是一时一地,不存在普世价值。

当然普世价值是一个很好的理想,人类的经验也完全可能总结出"最大公约数";但这毕竟只是一个设想,人类不可能穷尽一切可能性。

当今西方文化肯定已经扎根于中国,也已经改变了中国的环境;但是即使是这样中国的环境仍然不同于西方,所以移植很不顺利。

百余年前中国接受西方文化当然是被动的,但后面也不乏主动吸收,这里存在一个基本的判断,认为西方文化优于"中国文化"。外来文化怎么可能更适合本土文化呢?我想这就好比移情别恋,见异思迁,国门一打开环境就变了。不过确实,当时主要还是"救亡"的压力,是一种出于生存的自救。到了今天这种压力几乎不存在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向西方看齐呢?很可能这时候又容易想起糟糠之妻的体贴,中国文化统治中国人用起来就是这么顺手,可能也就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会感到不适。

不过话说回来,杂交也有杂交的优势。能不能走出新路,天晓得。

继续阅读基因

民企与国企

我承认民企基本上「唯利是图」,国企也不都是「为富不仁」,因此很多国内的人批评国企总是遮遮掩掩,只说国企效率低下。这么说没有用的,你说国企效率低,他反过来就说民企剥削、逃税、原罪;你说他腐败内耗,他大大方方承认说这是集体的人情味,不像你掉进了资本主义的钱眼。

很明显,国企问题不是效率问题,摆明了就是政治问题。所以习近平说国企是共产党的家业,意思很清楚了。西方民主国家也有国营企业,国有本身不是槽点,槽点就是党产,而且他们大大方方承认是党产。用传统的儒家讲法,这叫「与民争利」,甚至是「厉王专利」。

现在国内外都批评中共是「国家资本主义」,我不赞成这个提法。一方面它比较意识形态化,理解起来要绕几个弯;另一方面按照列宁的经典理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这简直是给共产党脸上贴金。

我觉得「厉王专利」这个提法特别好,一方面中国人都晓得这个典故,另一方面特别形象。我们知道厉王专利是「专山林川泽之利」,这些在赵国也是国有资产嘛。而且这个典故有一个更大的背景是「井田制」的瓦解,这也预示着中共所谓的公有制是注定要灭亡的。

继续阅读民企与国企

币链两圈鲨弊来
币链两圈鲨弊来,虚正词义来整改。实干等待春风时,通圈人士来扫碍。...
乱弹
民主绝不是分裂,而是一种异于专制的团结的方式。在民主社会你根本找不到最高权威,权威永远是虚设的权宜,连最高法院的判例也可以自行推翻;相反专制体制的核心就是最高权威,祖制不可改动,皇位交接困难。 中国人对法治从一开始就有误解,他们认为服从法律是因为法律的权威,而权威来源于政府强制力。但实际上法律的权威应当来源于人们对法律的同意和信任,并愿意互相承诺遵守法律。(并不是向政府承诺!政府才应该向你承诺!)虽然现在也都会说法律是正义的,但中国人在正义与权威之间总是一边倒地匍匐于权威之下。 这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只有权威而没有正义,那就会产生暴虐;但如果只有空谈的正义而没有权威,那也会造成无边的混乱。儒家的学说冀望于臣民顺从权威,权威顺从教条,以此为权威戴上正义的冠冕。他们似乎很难想象正义的权柄可以自下而上,掌握在人民手中。 按理说,正义不属于特定阶级。因此,西方对权力所有者的警惕和中国对暴民的警惕本来也不应该是冲突的。这冲突全由误会和偏执造成。 其实这里有个很微妙的地方。正因为西方没有最高权威,所以更加需要程序正义;而专制之下按理说是动辄得咎,却总有空子可钻。 程序正义只是个底线问题,法治绝不是说法律就是最高价值取向,我以前有这样的误解。实际上"法无禁止即可为",法律不会告诉你应该做什么,这是自由的范畴。而我以前也说过,自由只是个起点,可以向好也可能变坏。当然起点和底线说的就是同一回事。 所以如果认为追求法治就是法律赛高,追求自由就是自由赛高,其实这样的人倒是很适合专制的,因为他们(包括我在内)只是寻求用一种专制代替另一种专制。(当然追求善政和良治也是人之常情) 关键在于放弃追寻一种最高权威,站到当下的起点,然后才会有重新出发。(这不是放弃底线,恰恰是坚守底线)...
为什么现在写东西的人越来越多
作者:孙志超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638353/answer/13167671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早饭吃得多,午饭可以稍晚一点,来吧,手速全开150{00577a6503429e15a69e54377896078b8f3deae9a601b6509746663a4f980012}。 我要说一个关于TED演讲者Ory Okolloh的故事。更多资料,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查阅维基百科。 Okolloh是从肯尼亚到美国读书的法律学生,肯尼亚是个政府贪污腐败的污水坑,在贪腐印象指数里几乎总是排在榜首。工作时,Okolloh花了无数时间与她的同事谈论此事,直到最后有人提了个建议:你为什么不开个博客? 除了为课程而写的论文以外,她从来没有写过任何东西,不过最后还是开了一个博客,面对键盘当然是一个字都打不出来。 然而,接下来的七年里,Okolloh稳定地发文,谈论对抗肯尼亚贪腐的战役、发布揭发官僚贪污巨额款项报告的链接,以及分析各类丑闻。 到2006年她搬回肯尼亚的时候,开始贴一些照片,比如通往机场马路上的浴缸大小泥坑、小宝宝的照片,话题也越来越广,比如讨论出租车司机的友善......几年后,她建了一个读者群,包括许多国内外的肯尼亚人。 2007年,肯尼亚执政党在大选中舞弊,国家陷入暴乱,总统施行媒体封锁令,零星的互联网服务成了关键的新闻渠道。Okolloh写下了痛苦愤懑的文章,尽可能加入她能获得的信息,因为知道有哪些人读,她开始非常有意识地建立论证,来支持想说的话。按照她的说法----"我有一种义务感。" 出版商联络Okolloh要她写一本书谈她的生活,被拒绝了,她说,"我的真实人格是非常内向的。"然而,当有个制作女性博客为主题的纪录片摄制组来访问Okolloh时,把她所有的博客文章都打印了出来,足足两本电话黄页的厚度。 Okolloh不想写书,但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写了。 互联网来临之前,大多数人在高中或大学毕业以后,很少为了好玩或者心理满足而写任何东西。19世纪末,电话普及之前,一般市民几个星期也难得接到一次信。 历史学家汉肯研究发现,美国在1860年的人均书信量,只有一年5封信。在工业时代,如果你刚好写了某样东西,发表的可能性极为低微;另一方面,阅读却是探索世界的日常活动。 互联网出现之后,我们现在有了狂热写作的全球文化。私人的时间里,我们写出无穷的内容,谈论我们有兴趣的事情,爱好、朋友、运动、时事、最爱的电视节目......阅读与写作变得混为一体。人之所以阅读,是为了产出写作内容;我们从作者的姿态中阅读;我们为了其他写作的人而写。 我们知道阅读改变了我们思考的方式,还帮助我们形成更加抽象、有特定范畴、具逻辑性的思维。但写作又如何改变了我们的认知行为? 第一,写作能帮助我们澄清自己的思维。把半成形的思维放到纸面上,我们把思维外在化,从而能够做出更客观的评估。这就是为什么作家通常会发现,只有在他们开始写作的时候,他们才会搞清楚他们想说什么。第二点更重要:那就是在网上写作几乎总是为了某一群观众而做的。你在网上写某样东西的时候,不管是朋友圈更新一行文字,在某人照片上的留言,或者一千字的回答,即使你是匿名为之,你这样做的时候都预期有人可能会读到。 Twitter、微博的流行其实正是因为这一点带来的压力。也许你准备好一吐为快,很快就会想到:文章一贴,就会有人读到了。突然之间,他们论证中所有的弱点、陈腔滥调与懒惰、八股文般的定式思考,都暴露于外。 就算不是要发表给任何人看,也会有观众的威胁存在。这倒也不是坏事,很多年前,要机智、要引人入胜的社会压力,推动了十九世纪欧洲的咖啡馆谈话氛围。 社会科学家称之为"听众效应"──当我们知道有人在看的时候,我们的表现会出现变化。这种效应并不总是正面的。在即时、面对面的状态下(如运动或者现场表演),听众效应通常会让跑者或者音乐家表现更好,不过有时候也可能把他们吓得魂不守舍,让他们卡住。 研究也发现,特别在和分析或批判思考有关的时候,跟别人沟通的努力会迫使你思考更精确,做更深刻的联想,也学得更多。 当一个大学生被要求充实维基百科条目的时候,因为大众可以通过删除或改变你的文字来做出反应,写作者更加聚精会神,写作内容会更正式,纳入更多资源。理由就在于他们的听众,也就是维基百科社群的严苛。 培根爵士在四个世纪以前就想清楚这一点,并说了句妙语:"阅读造就完整的人,讨论造就敏捷的人,写作造就精确的人。" 就我自己而言,不是那种写的东西会有很多人看的那种类型,在公众号上每写一篇文章,必然会有人取消订阅。在我心目中,喜欢表达的原因也许只是内心不安稳。唯有架构在别人身上的虚构,才有崩坏的一刻,存在于自我内心的虚构,不会轻易崩坏。因为依附他人而活,一旦别人的行为有别于自己的想象,虚构便无法成立。重要的是,当一个人遭受打击时,也就是感到寂寞与孤独时,是否能试着思考自己究竟失去什么样的虚构"乐趣"?视情况而定,也许只有一个特定原因,或是好几个不明原因。这样的"乐趣"是否原本就存在? 喜欢喝几杯的人不只喜欢酒,要是只喜欢酒的话,大可每天在家里小酌一番,也不会让周围的人知道自己"爱喝酒",可见大多数酷爱杯中物的人,都是喜欢呼朋引伴的买醉。然而一群人聚在一起喝酒,真的非常热闹、愉快,加上酒酣耳熟,心神飘飘然,感觉更愉快也说不定。但是当热闹的聚会结束后,一个人走在昏暗的回家路上,之前的欢愉气氛仿佛泡沫经济般瞬间消失,难以忍受的孤寂感让人想逃避。 有些人觉得与其一个人孤伶伶的,不如喝得烂醉,因为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当欢愉时间消逝后,就只剩孤寂了。 心里隐匿的、幽微的对话其实永远得不到曝光,在意识上,最深刻最动人的往往是意表以外的东西。内心燃烧的能量会形成一股波动,只有离开批判与想象的时候我们才接收得到那股波动。带着过去的渴求、现在的臣服、以及未来的放弃,以一种接近天真的感动去接受发生的一切,这种深刻与动人的感受你一定有过。 只是文字和语言太强了,他们通过传播与网络一直在扭曲我们干净的价值观,还切割了本来单纯的意志,这个"单纯"是最初的脆弱、是似有若无的爱。可惜人喜欢清楚、喜欢强,殊不知越强越粗糙,那种粗糙的所到之处,都被碾得支离破碎。我们想看见生命深刻的层面,毫无疑问要离开集体,回到自我中心,把知识一次又一次隐藏,让童心一次又一次展现。 肆意表达,不是封闭与恐惧,只是修补。许多事要靠许多人才得完整,完整的简单,让自己像是跪在宗教面前接受按手礼的孩子,没有动机、没有公式,没有投射也没有背景,只是说:我还在,一直在。 很好,还来得及去食堂。...
50个Tumblr福利
收集一些福利Tumblr,有关Tumblr的玩法可以参考Tumblr中文站。 Tumblr, tumblr福利, tumblr福利视频, tumblr福利视频账号, 工口福利, tumblr福利账号, tumblr福利站推荐, 五十个tumblr福利站, tumblr丝袜 类型 名称 地址 眼镜娘 メガネの女の子はお好きですか? 纹身 ALT EROS 美腿丝袜 Knee socks 美腿丝袜 老五の绝对领域 美腿丝袜 Feti 美图 ♥ ♥ ♥ ♥ ♥ 美图 魔法のアヒル 极限/重口 特撮ヒロイン 极限/重口 极限资源共享 福利图 Fuck Like...
书的SNS
豆瓣以书为媒起家,却在书的SNS方面不够专注,多元化的分享思路,让豆瓣在书、读书人、找书人等SNS的功能上长期驻足不前。未免让人遗憾。 不过,互联网上总会有创新的探索者出现,近期看到的两个和书有关的Web服务:Bepper.com 和 ourbookhut.com,却足以让我们可以期待会有更好的书的SNS服务的出现。 Bepper.com似乎是香港方面的网站。她的功能很简单,就是建立个人的网上书架,人、书、评论,构成了一个“社会性”网络。 ourbookhut.com,中文名字是偶得书窝,有着鲜明的商业模式,让人们在上面创建自己的书店,用户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书,当然也可以是自己读过得书了,写上评论什么的,然后吆喝,从卖书中抽成,自然的,网站本身也能够从中提成,皆大欢喜。 不过ourbookhut似乎受豆瓣影响过深,核心业务还为深入展开,就已经铺开论坛、群组、博客这些不相干的事儿来,分了精力,很不应该。 比较bepperh和ourbookhut,个人更偏向看好前者,因为它仍可以有足够的腾挪和发挥空间,而ourbookhut,却看上去不够静心,框架上已然限定了施展手脚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