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

基因其实可以理解为漫长的演化史留下来的痕迹,某种意义上就是"文化"。基因是否被表达也和环境有关,在这个意义上说文化有优劣或者无优劣都是错的。说文化无优劣不对,是因为确实存在是否与环境相适应的问题;说文化有优劣不对,是因为"适合"仅仅是一时一地,不存在普世价值。

当然普世价值是一个很好的理想,人类的经验也完全可能总结出"最大公约数";但这毕竟只是一个设想,人类不可能穷尽一切可能性。

当今西方文化肯定已经扎根于中国,也已经改变了中国的环境;但是即使是这样中国的环境仍然不同于西方,所以移植很不顺利。

百余年前中国接受西方文化当然是被动的,但后面也不乏主动吸收,这里存在一个基本的判断,认为西方文化优于"中国文化"。外来文化怎么可能更适合本土文化呢?我想这就好比移情别恋,见异思迁,国门一打开环境就变了。不过确实,当时主要还是"救亡"的压力,是一种出于生存的自救。到了今天这种压力几乎不存在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向西方看齐呢?很可能这时候又容易想起糟糠之妻的体贴,中国文化统治中国人用起来就是这么顺手,可能也就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会感到不适。

不过话说回来,杂交也有杂交的优势。能不能走出新路,天晓得。

继续阅读基因

自由主义

我从不讳言我对自由主义的绝望,但是我却甚至比以往更坚定。因为自由主义真的从来没有给你画饼,它说的都是不好听的老实话。自由主义很难谈得上信仰,它是一串不相信的集合。自由主义信仰的强度取决于你有多么厌恶强权。越是在今天,越有必要重申自由主义的原教旨。

继续阅读自由主义

下围棋

人一定要学下围棋。黑白两军对垒,是政治,是君子小人之分野;可是你还是要为了胜负和敌人做交换,因为棋盘是有限的,这是经济学。

围棋可以做交换,人未必可以交换,人毕竟不是棋子啊!交换得多了,连黑白的同盟也要瓦解,所以这是人权的价值。如果可以牺牲一个人,那么是不是可以牺牲所有人呢?

终究还是势必有人做出牺牲,这是经济规律。而维持同盟必须牺牲经济规律。你会怎么选择?

继续阅读下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