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姬爸能编

东汉末年,曹操攻下冀州,纳袁绍儿媳甄姬与儿曹丕为妻。时年初夏,一日操带众将领游至丕住处。见丕卧草席乘凉,只见那草席红头绿尾蕾丝边,中间一对玉蟒夺珠,操视之甚是喜爱,细问编席者何人,侍从告操编席者乃其儿媳甄姬也。操恐让儿媳编席不雅。又问谁还能编,众人皆不知。少时,人群中一人高声答道:甄姬爸能编。

继续阅读甄姬爸能编

Abitudini 习惯

拉罗什富科的《谏言集》(1665)中有一则谏言是:"每个习惯都是坏习惯。"而马赛尔·普鲁斯特的《女囚》(1923)中也有一条格言:"习惯的力量与其愚蠢程度成正比。"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在个人与社会生活中,总会用同样的方法思考以及做同样的事:这正是习惯的力量。

在这些强势思维定式中,包含着一系列我们不假思索便接受了愚蠢的观点:灵魂、显灵、占星术、教义、驱魔、外星人、魔法、形而上学、神迹、数秘术、星座、灵异现象、政治正确、精神分析、伪科学、迷信、吸血鬼......

而强势的行为习惯,则是一些我们不经过大脑就莽撞采取的行动,包括:喝矿泉水、滥用空调、刮胡子、炒股、吃肉、手机依赖症、接受安检、系领带、看报纸、吸烟、看电视、像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

继续阅读Abitudini 习惯

面对图形分析师所研究的价量行为,我始终感觉惊讶

面对图形分析师所研究的价量行为,我始终感觉惊讶。你是否会仅仅因为某家公司的市场价格在本周或前一周剧扬.便决定购买该企业呢?在目前电脑化的时代,人们之所以会大量研究价格与成交量的行为,理由是这两项变数拥有了无数的资料。研究未必是因为其具任何功用;而只是因为资料既然存在,学术界人士便必须努力学习操作这些资料所需要的数学技巧。--旦拥有这些技巧,不去运用它们便会带来罪恶感,即使这些技巧的运用没有任何功用,或只会带来负面功用也在所不惜。如同一位朋友所说的,对一位持铁锤的人来说,每--样事看起来都像是钉子。


《格雷厄姆-多德都市的超级投资者们》 沃伦·巴菲特 庆祝格雷厄姆与多德合著的《证券分析》出版50周年纪念大会

继续阅读面对图形分析师所研究的价量行为,我始终感觉惊讶

民企与国企

我承认民企基本上「唯利是图」,国企也不都是「为富不仁」,因此很多国内的人批评国企总是遮遮掩掩,只说国企效率低下。这么说没有用的,你说国企效率低,他反过来就说民企剥削、逃税、原罪;你说他腐败内耗,他大大方方承认说这是集体的人情味,不像你掉进了资本主义的钱眼。

很明显,国企问题不是效率问题,摆明了就是政治问题。所以习近平说国企是共产党的家业,意思很清楚了。西方民主国家也有国营企业,国有本身不是槽点,槽点就是党产,而且他们大大方方承认是党产。用传统的儒家讲法,这叫「与民争利」,甚至是「厉王专利」。

现在国内外都批评中共是「国家资本主义」,我不赞成这个提法。一方面它比较意识形态化,理解起来要绕几个弯;另一方面按照列宁的经典理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这简直是给共产党脸上贴金。

我觉得「厉王专利」这个提法特别好,一方面中国人都晓得这个典故,另一方面特别形象。我们知道厉王专利是「专山林川泽之利」,这些在赵国也是国有资产嘛。而且这个典故有一个更大的背景是「井田制」的瓦解,这也预示着中共所谓的公有制是注定要灭亡的。

继续阅读民企与国企

关于"假新闻"的问题

关于"假新闻"的问题,我坚决捍卫造谣的权利。谣言是人类最原始的传媒。歧视假新闻是传媒的职业偏见,事实上传播最多假新闻的就是媒体。

如果在一个小圈子里,你散播假消息,最终你会被小圈子排斥,如果这是一个良性的圈子的话。而不良的圈子最终是会自然消解的。

假消息为什么会泛滥,因为人类社会天然具有很强的外部性。这是永远无解的,除非什么时候"一人之心"即是"天下人之心",这个时候永远没有假消息,只要去和圣旨勘验就行了。

继续阅读关于"假新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