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Mob :社会性游戏

Topku假想了一次发生在广州的Flash Mob行动的报道[快闪!快闪!暴民来了!!! ],不认真辨识,还真以为有其事呢。Yezi设计了好些个Flash Mob行动[预谋快闪族,杭州一周行],可惜没能策划,要不然真热闹了。

下面这张图不知道来自哪次Flash Mob[我想知道什么是flash mob?]

酷极了,一袭黑色西服,一副墨镜,各个严肃,整个场景的风格我喜欢。象是一群天外来客,或是电影中爬出来的人。场面不张扬,却又能产生震撼效果。

*********

前些天一直在想Flash Mob。或许下面这些方面,对于理解或透析Flash Mob的深层意义有所启示:

1、Flash Mob选定发生在公共空间而非私人空间,而且,这个公共空间往往是最能象征资本主义、象征这个时代的场所。场所的选择本身,就显露了行动背后无意识的社会批判。

2、Flash Mob的行动,本身有很强的反讽。他们通过夸张、模仿、无厘头等,以多数量重复产生群众性受关注的效果,从而将原本只飘浮在隔离的个人内心的社会观念聚集成可以实践并产生效果的行动。

3、Flash Mob来自网络。这真的是个启示。那些正规的组织,包括政治性的组织不再是必须的。人们不通过自己的政治政党,通过网络的联系,一样可以聚集表达某个利益结成的政治诉求。原本依存于社会关系中的社会人身份,现在可以更多的回归到自然人的状态,社会人的关系可由固定而变为临时。我仿佛看到一个个在人海中此起彼落,此聚比散的组织状态。

*******

Flash Mob的人们,以局外人的身份突然性的入侵原本持续井然的象征资本主义的大商场、CBD等,通过非常规的行为,和所在场所人们的常规行为的对比,借助这种张力,获得了对现存社会次序的、人们如机械般的生存状态的反讽。

我跟倾向于将Flash Mob看作是有着潜在政治意图的群体性游戏,是一种警示性的“入侵”。它不是无聊,无聊正是它要揭示并打破的,它也不是行为艺术,因为它并不被社会所吸纳,没有堕落到需要注意力和批评家以及艺术中间商共同勾结的局面。

... ...还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