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夜游离

越来越不喜欢城市,无论哪个地方的城市,无论哪个年代的城市,无论什么季节的城市,无论什么心境下的城市,无论它多大,无论它多小,无论它多新,无论它多古老,无论它有着什么样的性格。城市,于我,在渐渐的看到它的粉末浓妆,它所谓四处扩张中眼神的空洞,已经成为我最想逃离的场所。

远远的看去,城市,真的就是一只谁也无法控制的猛兽,日夜的吞噬着愈来愈庞大的资源,将众多人们的梦想当作它鸡肋般的零食。它无节制的吞吐,它的钢筋混凝土的身躯越来越粗壮。一股腐臭早已在它的内部蔓延开来。而人们,就在这腐臭中继续像寄生虫一样的,制造、消费着这城市的垃圾。

我以为会逃离这个疯涨的梦魇,却敌不过它扩张的速度。往往在醒来之后,发现它的边界已经将我抛下很远的距离。它不理会你,因为我根本不值得它的理会。城市知道,它有它贪婪的使命。可我就这么追赶,会疲惫的。道路在铺延,我最后立足土壤早被埋藏到了冷酷坚硬的路面之下。

**********

空间,原来充斥其内的是时间,气体,云雾,枝繁叶茂,飞鸟,理想,宁静,天籁,纯净。

后来又了城市,就有了嘈杂,大厦,穿堂风,跳楼,车流,野心,灯红酒绿。

他们为所欲为,不知疲倦的填充着、再制造着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