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卖资产还是出卖民意?

有行教育的ellin提到她父母所在的一个发展良好的地级市医院要被拍卖,“而医院里的退休和即将退休的员工将只享受10年的退休工资保障。”

恰好昨晚,在家里翻看到父母大量的荣誉证书,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每年都有,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等等,联想到现在的境况以及他们这一代多数人的遭遇,心里不尽一阵酸楚。

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人民民主”,不过是节日里农村用的那种红纸,时间一长,或者雨水一浸,早就褪的无有踪影了,透露出本质来:这个社会,和西方早期的资本主义殊途同归,甚至更糟糕,走的是一条专制的资本积累的道路。一方面,善良的人们没有结社、维护自己权益的自由,另一方面,权钱者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捏弄他们的理论,无耻的剥夺着。

被欺骗和利用的父辈们,改革开放后辛勤工作为“国家”创造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却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成就”了许多的所谓“改革者”和“富豪”阶层,自己呢,或早退,或下岗,即便正常的退休,每个月拿着近比最低生活保障金高不了多少的退休金,却还被媒体或者某些人视作“负担”。

时间和生活的重负,让父辈他们老去,在这个年龄,恰好走到了社会的边缘,而后来者,后生们,早已经熟络了这个社会的权钱的秘密,或者努力在抓取向上的稻草,将过往遗忘,将他们的大地遗忘,就像遗忘了外族的入侵、文革的人祸。

ellin说“头顶三尺有神明,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悬着一把利剑:那就是我们国家的法律”,什么法律呢?如果他们遵守宪法,早就没有了今天的权力。资产是“全民”的,谁又使全民,那个“人民代表大会”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这个时候,除了团结起来抵制,维护自己的利益,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应对么?

让我们在来听听这段话: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起来为我说话了。――马丁・路德金在美国波士顿犹太大屠杀纪念碑上写的铭文
(参看:古镜的 对“下岗”运动合法性产生的质疑

支付宝扫码红包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610331087”领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