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和扩招的理由

“担任国务院两届副总理、分管全国教育工作达10年之久的李岚清”的新书《李岚清教育访谈录》近日出版,现任国务委员教育部长陈至立对之评价颇高,称该书“是新时期中国教育改革发展实践经验的全面总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教育史上一笔珍贵的历史财富,也是研究中国新时期教育的一部重要文献,对今后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

有此评价,紧接着教育部办公厅下文通知,“将《李岚清教育访谈录》作为全国教育系统干部培训的重要学习文献向全国推荐”,要求加强学习。

本来相关媒体多报道、评论一下就可以了,即便来个推荐也还可以理解,不过专门下文通知学习,就让人有点困惑了,是想投桃报李,还是借此书宣扬教育部的十年教育成就?

人民网转载了该书的三篇“高校收费改革决策始末”、“李岚清谈高校扩招决策内幕”和“高等学校调整决策始末”。

关于收费改革,其中讲道“长期以来国家对大学的经费包得过多,这就势必影响国家对基础教育的投入,特别是对义务教育的投入”。

现在来看,大学收费增加,国家对大学的经费投入似乎也未见减少,更别说义务教育的投入有比以前大幅的提高和改善了。再着说,国家真的就包得过多么?我读的专业,老师说,实习经费从80年代初到90年代初就没啥增加,所以野外实习路线只能是一年比一年近,以前还可以到处转悠,到了我们读书的时候,最多在北京郊县走走而已。

另一个理由,“由于计划内招生严格控制,高考的“独木桥”越走越窄,高考难度越来越大,这就迫使基础教育必须全力以赴应付高难度的高考,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很难实施。”

扩招之后的情况,高考是拦路石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变,高中生们的处境未必比之前好过,虽然他们的教材内容和难度比以前减少很多。招收比例是增加了,可毕竟也只是50%,这50%中,还有部分是专科,家长学生学校哪里会因为上了大专线而高兴呢,他们更要为更多的本科,更好的名牌大学、为更热门的专业而受着比以往更多的压力。

文中说改革之后,“总体上说,收费标准一直保持在多数学生能够承受的较低的水平上。”是么?我看实际的水平是越来越逼向多数家庭能承受的底线了。

记得几个月前中央台有起节目,家长和北京一些大学的校长们坐在一起谈学费,好些家长明着细算了一比比帐,可是就在这些数据面前,那些名校校长们仍然面不改色说,从他们几年的情况来看,来读书的同学都能支付得起。这不废话么,既然来了,当然能支付得起,支付不起的,就不来了,也不会报考。另外,作为学费不高的证明,他们说有那么多的小孩自费到国外留学么!国外都上的起,国内这点学费怎么上不起呢?不错,中国有不少富裕人口,这部分人口就够支撑起高价学费下的大学教育体系。可是,如果连大学的校长们的学识都只限于大学教育是为这些人服务这样的水平,却在奢谈什么世界一流大学,岂不是在痴人说梦。

扩招方面,谈到一个理由是“1998年我国的大学生在校人数只有780万,占同龄人比例为9.8%,不但大大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也低于国际高等教育大众化最低标准15%的水平。”于是,经过几年扩招,“到2002年,我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约15%,标志着我国的高等教育开始进入大众化的发展阶段。 ”

真是让人打开眼界,成就可以这样制造,数据可以这样玩弄的,需要时候就可以当作理由,不需要时候,可以说我国的经济水平决定了我国的义务教育的普及需要走很长的路,可以说我们虽然达不到国际平均的教育预算比例,但却在逐年提高。

理由还有很多,而且也都冠冕堂皇,独独看不到人们谈论最多的,也是最实质的:教育“产业化”。

现状是一个样子,谈论的却是另一个样子,这样高高在上谈十年教育,谈教育部人自诩的成就,叫基层的人“学习”什么呢?

支付宝扫码红包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610331087”领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