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的blog与虚拟社群

安替:中国人为什么博客,或者为什么播客,甚至视客?

文中提到“在Katrina飓风灾难期间,美国各大主流媒体都专门有市民记者也就是Blog的频道“,而”在太石村选举、王斌余讨论,发生的平台无一例外地在燕南、世纪沙龙、天涯这样的虚拟社区中。“由此,安替认为”在新闻自由到来之前,我不认为中国博客精英化的这个趋势会变化。“

这是个错误的论断。事实并不是一句话所描述的那么简单。通过RSS的搜索,我们也可以看到blog空间内对如太石村等事件的讨论,比如这个失声集

问题是,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有很多人,在一个多样化的、非集权的世界中,除非是惊天动地的事情,否则很难会在blog空间内人人谈说。太石村等的事件固然很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人都要去谈论它、关注它,我们应当容许人们有自己思想、选择的自由。此其一。

其二,blog空间给了我们建立同质社群的便利。如果我们充分沉浸入这个空间的话,那么应当会融聚出于自己blog的主题和自己的兴趣相似的blogger/blog圈群来。如果安替这么做的话,那么应当不会有上述那个错觉,而是另外一个错觉,少数人的声音被放到变为多数人的,这恰恰是安替在虚拟社群中的错觉,他说太石村的讨论几乎都发生在那几个社群,以中文互联网的社群数量来看,这两三个社群以及影响力,又算什么?同样是少数,为什么blog和社群对于一个人来说,会有两种不同的看法出来呢?

第三,美国市民的整体素质,包括受教育水平、信息化素养、公民意识都要比国人来的高,作为一个以书写为特征的blog来说,国内blog的作用不如美国的情况是自然的。屋漏偏逢阴雨,我们那些所谓的精英们,信息素养太低,连我在山村教书的表妹都知道博客并且愿意去尝试的情况下,他们或者没听说过,或者被方兴东误导,或者不够敏锐,不愿意也没有能力充分拿起blog的个人媒体工具,他们更喜欢扎堆、建立小圈子,他们很难以个人的身份和形式(blog/blogger)来网络存在和行动。这显然是人的错(中国人更不习惯个人和个人自由,依旧喜欢集体、圈子、扎堆),而不是blog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