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年

17年,一代人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但是,17年前的那段呐喊、热血、向往,却没有向种子一样的生根、发芽,长成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繁衍出一个自组织、自适应的民主生态来。

依旧是烈日当空,脚下仍旧是灼热的沙漠。

可是人呢?

那时候发出声音的人呢?就这样把自己的声音抛弃了,空留着它们,在夜里,被些许人捡拾。

那时候我不成参与,因为还未谙世事,以及远离中心。

如今,似乎也过了那样的年纪。这是我这样一代的尴尬。

17年,沧海桑田。

被放大的,应该是那些个声音,是延续。而不是一年一年没有新意的悼念。

历史不会重现,但是在我们的面前,总会有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才是17年前的声音得以复活的土壤。

—————

这里有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