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玫瑰与盔甲

以下两张图来自Flickr的Daveybot


她席地而坐,美丽的笑容,甜美的歌唱。

他躲在盔甲之后,坚硬的物质代替了躯体,资本和权利代替了意志。

男性vs女性;歌唱vs镇压;粉红vs黑色;微笑vs冷酷;公正vs寡头;

身体是政治的场所,也是政治本身。

亲吻,就算是反讽,也无法消弭。

除非,剥光了政治的身体,会是什么样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