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三个标签问题的理解

Tag不适用个人信息么?

勤于深思的Aether在自己文章Tags,无序,分类和家族相似后的留言讨论中说:

“因此仅仅在一个个人Blog的内部,为区区数十上百条信息建构相对散秩的Tags,实际意义不大,因为对于少量信息人为的分类应该已经足够;而通过统一的标准加以组织、集中和聚合,才有可能形成有效的规模;”

我的意见相反,至少在Blog中,意义很大。

就拿内容网站来说,有两种情况。

一是原有内容的呈现。这种情景下,可以很容易的对原有内容做出个分类来。

二是限定好了,就做某些类型的内容,这样的话,分类也是相当方便的。

但是,对于个人的Blog来说,它是一种面向未来的书写,而不是对过去信息整理的呈现。未来不可知,更不可能被限定在原来的分类框架中,除非我们要固执的活在过去认定的一个枯燥如欧氏几何的世界中。

标签给了我们通行向未来的自由,也给了我们的思维更不受束缚,因此也更广阔的空间。

这是理由之一。

第二个理由是,所有的标签需要人来做。这里不可能雇用类似图书管理员那样的人来对数以万计的信息题作标签,它需要的是一个群体中的每个人基于私人利益的参与,也就是说,标签首先是适用于个人的信息体管理,在此基础上才有Folksonomy的精彩,就如同有个人为自己谋利,才有完美的市场一样。


对个人标签膨胀的担心

大卫

“资源相对较少,tags也有限。如果信息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tags会随之膨胀,试想,如果索引条目超过1000个,读者将如何索引资源?这个时候,层层递进的分类形式要比平等的tags分类更加有效!但个人的blog信息也会不断膨胀,也会出现类似的结果。”

和上个问题一样的道理,层层递进的分类形式针对的是过去,是静态的信息,它无法面对动态的,不断增长着的信息,因此,要想让它有效,成本相当的高,最终的效果也不是很令人满意,这也就是IBM在实验将Folksonomy用户企业知识库的管理得缘由之一。

大卫文中提到的是“读者”,我觉得这里似乎有个误解,就是大卫认为使用标签的目的是为了读者。恰恰相反,它首先应当满足自己,至于是否满足读者,那是另外的话。从个人的角度上,个人的标签集(或许用标签云更合适,因为它在变)是个人知识的地图,一个人对于自己的地盘怎么会不认识呢?有些人个人知识空间小,有些人个人知识空间大,反映到标签上,前者少,后者多,多的人并不会比少的人更不便,因为所有的细节都在自己的胸中。不是么,那些博学的人并没有神经错乱。

对于群体的标签数目过多的担心同样的不必要。

从群体,也就是Folksonomy的角度,读者面对的标签多,恰恰是好处。正是标签数目的多样,才使得不同学识和阅历的人,能同样平等的适用自己的经验、知识、常识和判断得到自己的信息体。它是信息民主和平等的体现,也是信息体原貌的呈现。本来一个信息体,对于不同的人就有着不同的理解,恰恰众多的标签的存在,给了不同人群从不同角度抵达的途径。

用户的标签很随意?

undersound在语言和标签中说“既然是自定义分类,那么必不可免的存在语言中根本的问题:随意性。任何一个用户,从心理角度上说,都是随意的,只是在最后达成社会性一致。同样的文章我可以定制无数的标签来。”

这应当是从信息体创作者的角度来说。信息体的创作者真的会这么随意的使用标签标注么?前面说了,标签是自利的行为,因此创作者不可能那么随意,如果标签系统像公共草地那样,倒是有可能发生随意甚至是垃圾的现象。但如果标签系统是给个人自用,那就不一样了,没有人愿意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除非是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从我的个人经验来说,在查找很多“专业”信息的时候,我都优先考虑使用美味书签,然后才是搜索引擎。不止我一个人对比过,对于一些内容,美味书签得到的结果要比Google之类的搜索引擎好的多。

当然了,它没有Google那么多的结果,但问题是,我们真的是需要所有的信息么?我想不是,我需要的信息只是那么几条而已,既然已经找到合适的,为啥还要苛求拥有全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