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胜诉:远离公正的判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耐克公司、耐克(苏州)体育用品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连带赔偿朱志强经济损失30万元,并在新浪网首页致歉”[来源:正义网]

该报道同时称“这也是涉外的知识产权官司中,中国人不太多见的一次胜利。”类似的观点再很多对此判决的报道中可以见到。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对此官司的判决要以保护公有领域,有利于知识的创新为原则,但是在判决中却看不到有这方面的迹象。反而,我以为此判决牵涉了太多事情本身以外的因素在里面,比如耐克是美国的跨国公司,前段时间耐克有违中国人趣味的广告的负面影响,还有上诉人是一个正当红的fLASH制作者,有是涉及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件,种种因素混杂一起,才有了如此让人失望的判例出来。

诉讼的焦点在于火才棍小人是否有独创性,法院认定有,理由是:

法官认为,火柴棍小人动漫形象虽然也借鉴了公共领域中线条小人形象的通用方法―黑色、棍状,但其中的黑色线条的粗细、厚重、圆润程度的选取,以及给人的整体美感程度、立体的效果,均明显不同于这类通用的线条小人形象,且具有鲜明的动漫形象人物特点。[来源:Ynet]

简直就是无赖式的狡辩。我注意到判决书中用“公共领域中的线条小人”,而对于小小那边,却称“火才棍小人”。法院有意避开了早就存在的被称为火才棍小人(stickman)的形象,而针对了该形象的更为简单的画法“线条小人”,用这种偷梁换柱的计量来维护小小的独创性。

在确定其独创性方面更可笑的提出了线条粗细、厚重、圆润,还有动画中根本不存在的立体效果来作为论据。可是浓淡、粗细、圆润只是画法上的差异,怎么能用来作为形象的特征?如果这也成立的话,那当我在教学中使用火才棍小人的时候,不小心画的粗细、圆润和它一样,不也成了侵权者了?

换个角度,对于耐克的标志,无论是粗细还是浓淡,是否圆润,只要相似,一般都可以被定为侵权。那为什么,火才棍小人和法院所谓的线条小人、还有故意视而不见的stickman几乎一样,只是表现上有差别,却被认为独创。显然它的判决和其他判决自相矛盾。

从这个判例中,感觉法院对著作权的认定和对公共领域的保护以及创新的鼓励上的认识很模糊,在处理上也过于随意。不仅法院如此,舆论和更多的人们也有类似的问题存在,更要命的是包含了感情因素在其中。

附:
Isaac的公共领域折于火柴棍小人

Plod:无奈的中国法制体系和无良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