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媒体是井蛙

前些天北京一场不大不小的暴雨,引来在京的“全国性”媒体的连篇累牍的报道,并进而上升到对城市危机管理、政府应急系统等的反思。能从小事中得到教训而改正,是该表扬的好事。只是这种好事中透着地域性的不公平。

“灾害”的概念并没有那么的纯净,相反,它很势利,因为它和“钱”挂钩,因为这个国家许多地方的人的命贱得比不上相关人群的些小损失。十多年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一个偏远地方的地震,不会引起多少人的关注,一个地区的磅礴暴雨带来的灾难,可能最多在“中央媒体”上一带而过,甚至只字不提。然而,金钱高度密集、权贵集中之地,些许的天气变化,就会反应在全国性媒体上,成为“全国性”的事件。

这就是媒体的现状,可能他们不愿意听到,但事实确是如此,所生活经历的地域的偏狭,造就了他们的新闻版图,这个版图绝对的和行政版图不一致。省级电视台、报纸、电台,绝大部分的内容就局限于省会城市,更不用说“中央级”的媒体了。他们的世界,就是他们莫名其妙的地域优越性指使下的退化的四肢所能到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