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滨的中国式社会性网络

叶滨讲的”中国式的社会性网络“,让我想起两个问题。

互联网存在文化的“地域性”

他提到,在Myspace里“认真的上去尝试了很多功能,最后感觉仍然是: I don’t get it.” 。

这是很正常的,我在Myspace晃荡了不少时间,也是找不着北。因为我的人际关系、我关注的内容、我的文化背景都不再那里,还有语言的隔阂。

换句话说,虽然互联网消弭了空间上的距离,但是在Social Web里,互联网有了差异,这种差异的产生来源于文化,而把文化差异带入互联网的,则是源于互联网中个人的出现。当个人数字化了,文化自然也就数字化。也就带来了互联网的“地理性”。

这和第一代的Web不同,在那个时候,不同国家和文化的互联网多少是同质的,因为互联网是浮悬在人之上神之下;而到了第二代,互联网渐渐下层,变成比特雾,把人给包绕起来并且渐渐渗透,慢慢的,不同文化下的互联网也就出现了显著的差异,典型的如Myspace、QQ、赛我等。

所以说,在一个国家成功地服务,未必再另外一个国家能同样成功,我想创业者们必须认真地考虑这其中的奥妙,不能简单地模仿然后等着傻兮兮的VC依照美国的风向标来投钱。

SNS的成功需要的要素

文章中叶滨重点说了所住小区中父母以孩子为纽带而产生的社会交往进而形成的社会网络。在这个网络的形成中,很重要的要素是有一个公共的空间,可以让人们聚到一起来,在这个空间中,即便不合其他人交往,也能做自己的事情,比如散步,陪宝宝玩耍等;另一个要素是父母有共同关注的非常需要交流的主题,这里是“孩子以及孩子的抚育”。

对应的,在互联网中,公共空间的提供不成问题,但是在这个公共空间中,能否形成出一个大家都流连的社群来,就必须把重点放在另一个要素的准确把握上。那些不成功的SNS的社群,Group的沉闷的原因就在于后一个要素的缺失。

———————-

一边听电视,一边写这篇,心里还想着另外的事情,不知道写出来的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