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 的两个趋向

第一个趋向来自Wallop:

为了适应更多层次的社会网络,该公司声明将摆脱传统单个朋友对朋友的模式,而代之以一种独特的演算系统,该系统可以对社会互动作出响应,来自动构建和维护个人的社会性网络。[引自:微软布局社会性网络官方消息]

M$终于把她在Social Computing上积累多年的研究付诸产品了。

人与人之间关系确立的过程中有着大量的信息流通。在大量交往信息数字化、网络化的情况下,关系的挖掘和确认通过合适的算法是完全能推演出来。这要比人们之间在网络中无成本的随意“联结”更接近社会中关系的真实情况。
第二个趋向来自joga.com,一个Google和Nike合作的社区所透露的。对此,Isaac评价说:

把SNS想象成为一个基础服务,还是一个花哨的网站,定位的水平是不一样。
Orkut表面做得不怎么样,但是能够把自己想象为一个基础服务,就已经很有深度了。[引自:若邻个人公告]

我还不十分确定joga一定是通过orkut的API来完成的。即便不是,joga与orkut之间的关联,就足以让我想象出orkut未来的“野心”。他们不会仅仅满足于用户数和关系数目的增长,对他们来说,实际上也对所有的SNS来说,用户数、用户本身未必会使一个重点,反倒是用户之间的关系,才是价值所在。如何利用这种关系扩展服务,产生更多的增值,一定也是orkut在努力尝试的。

继续阅读SNS 的两个趋向

从inbox到you network

美味书签今天的blog内容:it’s made out of people

del.icio.us终于在SNS方向上迈进了一步:从inbox中衍生出了you network功能。you network可以在del.icio.us/network上看到。

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来看,inbox和you network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inbox和you network名称的变化至少反映出观念上的重大变化,Yahoo的SNS策略在del.icio.us上的试验正在逐步展开。

早先,用户可以用inbox来追踪某些个tag、某些人的某些个tag、某些人所收藏的书签。

现在,某些tag或者某些人的某些tag,被继续保留在inbox中,而某些人则被分出到network中。

于此相应的变化还有for功能在network中的应用:

原来,在收藏的时候,只是列出曾经for出的那些人,现在,则列出了你的网络中的所有人,只需点击下,就能和他们分享。

这种变化的实质呢,是从对“物”本身的关注,上升到“元搜索”一级,对“找到物”、“过滤物”的人的关注。对信息的需求者来说,获取信息的来源、途径和方法,比信息本身重要得多。

Ok,现在del.icio.us中,人们之间有了联系,但是彼此还看不到联系。

用不了多久,这层壁垒也会被部分消除。那时候,在del.icio.us中,除了tag,除了由物及人的回溯之外,将多出一条新的信息流通的高效渠道:社会网络的结构。

物之间的社会性被tag所表现,人之间的社会性通过关系可视化,物和人之间,又由一个人的tags集所联结。

这是一个有趣的网络,也是高性能的、自组织的算法。

继续阅读从inbox到you network

Technorati 被GFW拒之门外?

连着几天,technorati都无法访问。奇怪的是blogsearch.google.com、feedster.com等国外的RSS搜索引擎依然工作。

如此狠心的下手,莫非那根脆弱的神经被挑起?

几乎与此同时,所有的Wikipedia的镜像都访问不到,一个不留。

这个GFW,和某些人的大脑一样愚蠢。

—————–

更新:多谢tangos,可以联上了。

认个错。

继续阅读Technorati 被GFW拒之门外?

OpenBC 要做蔬菜瓜果和食品买卖么?

早前知道Openbc.com中文版购买了Google上的wealink关键词广告。

昨天,因为家宝嚷着要吃鱼丸,因此到google.com的本地搜索,想找找上海那边有鱼丸卖,没想到在叶面上看到Openbc的关键词广告:25岁以下免进。鱼丸没找到,到是有了新发现,刚开始以为openbc的广告是针对“上海”这个地方的,于是更改了地区,发现还在,这下肯定他们买了鱼丸广告。

于是试着查找“地瓜”,居然也有openbc的踪影。把这个发现告诉Bruce后, Bruce又发现好多Openbc感兴趣的词:

番薯, 带鱼, 黄鱼, 螃蟹, 虾米, 面线, 红薯
龙虾, 笋干, 对虾, 鳗鱼,
凤梨, 红毛丹, 榴莲, 莲雾,

Bruce觉得这些词“似乎是针对 闽南/台湾的 SEO?”。我则想,这些东西是不是Openbc负责Google广告的人士平时喜欢吃的东西。

或者,它们另有所图?

继续阅读OpenBC 要做蔬菜瓜果和食品买卖么?

说百度百科的版权声明

Baidu标识中熊掌里的那个du老被我认为是毒,变成了百毒百科,不知道topku是不是建议给改改,换中文好了。

关于百度百科,词条上这么写:

百度百科,一部开放的网络百科全书,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访问并参与撰写和编辑,分享及奉献自己所知的知识,所有人将其共同编写成一部完整的百科全书,并使其不断更新完善。”

正如他还是不懂 里说的,太PR了。没有一点词条的样子。不过没关系,相信它会是一个演进的历史,记录历史,这也正是wiki的魅力之一。同时,在历史的边上画些小圈圈,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百度百科,一部始终在书写和生长着的百科全书,任何注册百度的用户,都可以在尊守法律法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尊重百度百科管理规定和无义务通告管理的情况下,复制、修改、撰写别人或者你自己的所知。这是一个自永乐大典之后的伟大创举,这里将海纳百川的收录各类知识。”

“百度百科,并非公益项目,也非民间自组织项目,而是百度三马车中最后出镜的一辆,从此,它将和百度贴吧,百度知道一起,成为每个人获得所需信息的无所不包的知识库。”

呵呵,圈在我自己这里,没人会来修改的。

言规正传,学学百度百科的版权说明:

百度百科的用户在百度百科上发布的内容引用自适用CC协议(“创作共用”协议,保证作者署名权。不得用于商业目的。保证作品完整性。

谢谢百度百科对创作共用的推广,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给URL加上超链接,是不是好人做到底,把这个超链接加上,另外,给创作共用和CC协议也加上对应的URL,要不链接到百科中的词条也可以。

不过在第8条中,百度从一幅彬彬有礼的绅士突然变成了恶狠狠的威胁人的悍夫:

对于用户发表到百度百科上可公开获取区域的任何内容,用户同意百度在全世界范围内具有免费的、永久性的、不可撤销的、非独家的和完全再许可的权利和许可,以使用、复制、修改、改编、出版、翻译、据以创作衍生作品、传播、表演和展示此等内容 (整体或部分),和/或将此等内容编入当前已知的或以后开发的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媒体或技术中 ;用户同意百度百科的其他用户对其发表的可公开获取区域的任何内容进行任意修改和删除。

既然自适用创作共用的协议,那么百度首先应当尊重用户的这个协议,不能又来强迫用户放弃自己本来应该具有的权利。之所以这样,我想还是百度公司的心态和心术的问题。

不错,百度百科是百度创建,但是内容却是来自用户,你提供一个平台的同时,用户也作了回报。这本来是互利的事情。现在倒好,百度还有其他很多网络平台提供商认为提供了平台,用户就必须放弃这个平台中所创的内容,这明显的不公平。

这就好比是造纸厂有如下声明:凡是在我厂生产的纸张上创作的内容,其版权与我厂gong其版权与我长共享。

造纸厂没这么做吧,可为什么百度们敢这么说呢?

wikipedia之所以能有今天,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她们“尊重、平等、合作”的精神。百度百科想要成功,首先必须把这种精神建立起来,让人们自愿的分享知识,而不是为了积分去堆叠文字。

相关阅读:CNBlog:百度百科正式上线

注:以上引用部分来自百度百科

继续阅读说百度百科的版权声明

看到最后一首

来上班,快下车的时候发现的,是“凯瑟琳·詹米“名为”蓝色的船”的诗歌:

桅杆上升起的灯

如我们心灵的诗语

一直以为这四首是很早就有的,所以见到的时候很是惊讶,看了报道才知道是刚上线不久,看来以后遇到的机会会很多。

威廉.布莱克

….

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把永恒在一刹那间收藏。

….

迈克尔·布洛克

一朵飞翔的花

改变着

日子的颜色

继续阅读看到最后一首

Jack 的旅游SNS试验

Jack是个喜欢旅游的人,因此呢,业余时间开始了一个供自己和朋友们分享旅游地、照片、评论等内容的SNS试验项目,Jack希望"她会变成一个小社区,在这里我们分享快乐,发现惊喜"。我想,除了分享和发现之外,应该还有创造的乐趣,因为这个社区的成员会推动着她,走到一个谁也无法预知的地方,不过可以肯定地是,会有这么一批人的热情和智慧散播这条路。

除了喜欢简洁的界面外,还很喜欢每个页面上方不同的句子,比如"我们一直走在,一条叫江湖的路上"、"游侠是一种在路上的人生态度"、"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江湖"。

//这让我想起上个礼拜在地铁中偶遇的三首英国诗歌(一共有四首,我是连着三天读到三首,不知道第四首会在什么时候读到),这些短小却隽永的诗句,出现在满是商业的空间,就像看到钢筋水泥的夹缝中,生长的微小的花朵,一下子把我的整个心境都变化了。//

建议Jack把这个富有人文气息的细节加强:比如随机显示的句子多一些,如果自己没时间的花,可以考虑作为一个功能,让每个成员都可以添加,然后由用户投票(比如以收藏或点击的方式),系统根据投票来随机显示;或者可以让成员用诗句来描述自己某个旅游地的感受,这些诗句随机的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页面上。

另一个建议,既然人们可以选择"我想去",是不是可以考虑为"我想去"的这些人多做点事情?比如可以组织出游或者其他的?
-------

目前类似的网站:

http://www.tuniu.com

www.mipang.com

www.43places.com

对了,顺便推销下mashup了flickr+51ditu+googlemap的小应用labs.wealink.com/sandbox)她可以让你看到flickr中该地的照片。 Jack应该也会加上这个功能吧?

继续阅读Jack 的旅游SNS试验

关系仅仅是开始

很多事情上,不是你自身的条件和能力,而是你的关系决定了它的可能性。反过来,人们往往会忽略关系而把一些事情归功/归咎于个人本身。

社会网络分析严谨的揭示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关系所组成的不同结构,和人自身的能力,一样的重要。其实,这很好理解,就像企业是一种关系的结构,国家是一种结构一样,它决定了整体的命运。

SNS的浮现,是这种认识在互联网平台上自然而然的衍生。人们希望借助网络把人际关系可视化,网络化,数字化。

但问题是,关系以及结构,并不是目的本身。在关系中流动的,在结构中处理的,才是目的,关系和结构是这个过程中的算法。

所以呢,在经历“第一波”的SNS热潮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应用出现在对关系/结构的利用上。

这就是社会性计算。

其实,自从社会形成以来,社会性计算就存在,我们以及我们的现在,都是这个计算的结果。

只不过现在,它被数字化、网络化,从宏观层面中走出来,影响中观的组群、微观的个人。

继续阅读关系仅仅是开始

google calendar 辅助小工具


辅助小工具

Originally uploaded by 恺弘.

Google Calendar邀请输入框中所提示的email/联系人都只是Gmail中的。输入其它的联系人是件颇为麻烦的事情。

另一方面,Wealink(若邻)中有存放了我的不少联系人,很多事情需要邀请,发送消息或者email也比较麻烦。

因此,利用Wealink的API,做了一个浏览器的小书签,当需要用到联系人的时候,比如在Google calendar中邀请参与某个活动,就可以点开它,然后从中拖动到邀请框。

当然了,它也可以让我随时查找自己的联系人的email、电话之类的,很快,还可以在上面发送消息、email甚至是短消息。

继续阅读google calendar 辅助小工具

Google 开始融入中国

谷歌?山谷之歌?谷里唱歌?硅谷之歌?稻谷之歌?

把谷歌和寓意无穷大的Google放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觉得不伦不类。

Google,以本意而表现出Google公司天才般的创造力。现在却把自己装扮成五体不勤却又高唱麦田、土地、自然、艺术的风雅之士。我真不明白他们来中国想干么?唱着新世纪的颂歌收割金灿灿的稻谷?

这对Google来说确实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不过,对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中国用户来说,确可能是失望的开始,因为这不仅是Google进入中国大陆本地化的开始,也是大陆的谷歌和Google貌和神离甚至可能分道扬镳的开始,就像大陆雅虎与Yahoo!本部之间关联一样。

唉,不说谷歌,还是说Google,Calendar已经推出,点击一下而不是双击的方式很让我喜欢。

继续阅读Google 开始融入中国

昨晚的NPO2.0交流

昨晚,群智基金(Socialbrain.org)、多背一公斤黑橡树微笑图书室OOPS捐献时间共13人(8人在现场、5人通过Skype参与)就民间NPO的困扰、发展以及相互之间的合作做了近3个小时的讨论。

下面是我的一些零星记录:

- 无论有没有可能正式注册,在日常项目的操作和管理中, 一定要正规化,特别是要有预算/决算机制以及财务的公开。

- 善用网络工具,比如Blog、SNS、Tags、map等,扩展真实可信的志愿者网络,提供组织和项目的合作效率,以草根的方式和力量扩大传播。

- 项目内容的积累,文字的叙述,包括英文,照片的存留,甚至是视频,不仅是来自组织专门的记录,还应该鼓励参与者的记录,然后以聚合的方式汇聚。一方面这是很宝贵的材料,另一方面,也是组织公信度积累的一个很好基础。

- 微笑和捐献时间似乎都希望转向成为一个可以让需求方和支援方匹配的平台(Wealink也希望作这个事情哦;D)。多背一公斤提出在技术上解决公益过程的自动化。我一时还不好判断这种转变是否会更有利于这些活动的扩展。即便成为平台,也并不是说工作可以放松,实际上,我觉得会有更多责任,比如信息真实性的确认、活动的监督、效果的评价、反馈的收集和评判等。

- 资金方面可以采取更多灵活而有趣的方式。另外,也不必太顾虑海外的公益性基金的资助。我觉得微笑图书室的小书签就很棒。 如果卖的话,作为支持公益,我很乐意一元一张购买。或者大家在购物的时候,将积分捐赠出来?或者捐献发票,可能的奖金作为捐赠?

- SBF在技术、创业团队以及Blogosphere中有不少的人脉,我们希望能把这种作用发挥出来,形成一个桥梁,比如:公益组织提出需求,在技术人员的圈子中征集解决方案的建议,创业/商业团队可以依据自己的兴趣提供资源上的资助,征集志愿人士进行维护

- 鼓励公益组织尽可能的采用OpenSource的应用,这样可以减轻开发上人员和时间少的瓶颈,另一方面更容易获得来自技术社群的维护。如果没有合适的选择,甚至可以发出需求,请求技术社群人的支持。国内也有不少利用业余时间做OpenSource的人,我想会有人愿意来开发这些也会成为OpenSource的工具。

- SBF希望能够和各个公益组织一起,更新技术应用的理念、提升更开放更大视野的观念,希望促成一个由NPO以及不同专业的志愿者组成的一个社会性网络,以群智的方式,推进不同领域NPO的发展。

会中还聊了很多,找个时间听完录音后再作思考性整理。

————————-

另, http://www.51craic.com 模仿了Meetup.com,它创建的初衷是为NPO提供一个工具性的平台,因为时间上的原因,也是热心公益事业的站长(公益中国)希望能找到技术上的合作伙伴,把CRAIC继续做下去,为NPO服务。有兴趣的人可以联系。

继续阅读昨晚的NPO2.0交流

渐入佳境的大众点评网

星汉告知大众点评网3.0上线

3.0版的点评网推出了如下几个功能,相比于之前,变化颇大。

1、新版点评网,终于在意料之中的扩展了他们涉猎的对象,从原来单一的餐饮,增加为吃喝玩乐外加购物的综合性消费信息站。

2、用上了社会性关系来过滤点评的信息。人们会自己选择自己信任的人,也更愿意从信任的人中获得信息并相信。透过社会性的关系,信息没法泛滥,因为在其中,滥发消息的人将被孤立,从而失去他/她的消息的传播渠道。这应该是个正反馈,信任度高的用户其信息的传播渠道和广度也将更大。无须劳心费神的其他手段,一个良好的社群就可以建立起来。

3、除了点评信息之外,商户的选择也可以透过“好友”的收藏这种方式来获得参考。我喜欢这种渠道。从另一个层面来说,透过观察人们的收藏,是不是也可以看出这个用户的趣味和其他个人信息来;D

4、创建Group。星汉说这是“更Web2.0化的社区系统” 。

5、个性化的点评页面。采用ajax技术,看上去蛮舒服的。虽然是个性化,每个人在点评中所面对的内容不同,但是因为社会性关系的存在,这些不同的内容通过收藏、标签、好友关系等又组成一个疏而不漏的网。这就是SNS。

下面说说我的一些想法。

对于Group

我个人倒并不认为点评网引入Group是必须的。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应用Group或许更好:针对某个品牌,或者针对某个场所来组建,这样的社群粘性更强。

我觉得Group应该针对服务的内容来设立,而不是为了Group而Group。很多SNS网站的Group大家也看到了,join的人很多,但是仅仅join,帖子和活动几乎没有。相比之下,Flickr的Group和百度的贴吧却非常的成功,原因上,flickr是为了分享某个主题的照片而创建Group,它是在flickr的主业的一个延伸,而不是让用户自己创建类似论坛的东西而设,百度呢,到贴吧的人都有着强烈的共同的信息需求,因此也能活跃起来。

Group很好,但它并不是一种可以到处复制的形式。用好Group,需要考虑自己的服务特点和如何为用户考虑。

关于Tags/标签

和很多SNS类似,点评网把标签集作为系统的功能直接推给用户。 还好现在的标签不多,否则真的会让用户手足无措。

标签/Tags是很个人化的东西,但是因为词与物之间玄而又玄的特点,他们组成了一个人的社会关系网层面之上的语义关系网。注意,因为首先是个人的,才是社会的,而后者,也只是从个人看到的社会,而非从个人之上的“社会”看到的社会性(这个应当是目录的角色)。

所以,我建议在公共的页面上,还是以目录为重,而在个人页面那里,主推标签(tags是一个关系,而不是内容本身)。

关于点评的物

豆瓣、美味书签等网络服务平台,他们的物件来自网络,直接透过简单的工具就能采集到系统中。点评网在这方面不同。虽然也可以由类似的方式,可是大部分的商户都没有网站,所以,点评的物件还只能由用户自己输入。这是颇为麻烦的事情。

点评现在采取的方式似乎是由自己采集的方式(餐饮除外),在站内提供给用户点评用。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把服务分为两层,一层面向商户,这样他们会提供足够详尽且图文并茂的内容,一层面向用户,他们来点评。呵呵,只是一个想法,还没有细究做起来会有什么不妥。

对了,有个问题,是不是再深入一层,把点评的对象从店也扩展到商品?就坐消费品好了。

继续阅读渐入佳境的大众点评网

新旧媒体较量

Keepwalking的新闻没有2.0提到这篇官方的文章:网络捧人太快了,谁来掌控‘核裂变’

读了之后我很纳闷,从建国到现在,不过50多年的时间,怎么就进化出了这样一些人,一看到新鲜事物,就“忧国忧民起来”,满脑子的“监管”,还好意思打着“法律”的旗号。

不过呢,仔细想想,也不奇怪,这是一个生态系统,有人作着监管的事儿,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他们自然需要不断的扩大监管的范围,于是就有些人专门从事起哄这个行当,说着不是从脑子中思考出来的话,为主子制造“舆论”。

我以为,所谓的“新媒体”,不过是让“媒体”从政治和经济势力中回归到大众,回归到它自己的本来含义。人就是“媒体”本身,人组成的信息传播系统更是一个超媒体,这种超媒体,借助网络平台,它的力量,是任何政府、任何现有“主流”媒体所无法掌控的。因为在这个媒体系统中,政府、“主流媒体”,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员而以。

因此呢,这些为自己饭碗担心的人,这些想要控制人们喉舌的人,还是醒醒,民众透过网路所组织的社会性的智慧,要远比以精英自居,以引导者自诩的人/机构来的高明得多。与其挖空心思的搞搞小手段,不如汇入这个大的智慧中。

反过来,作为民众的我们,也不能天真的以为“反动派”们会缴械投降,要警惕和应对李希光们的“议程设置”的诡计。

继续阅读新旧媒体较量

错觉

在租的房子里,总感觉是在自己家里,因为装修的风格和家里实在太相似了。

走在外面,却总以为是在北京。不知道是大学时候回忆的苏醒,还是向往北京了?

只有听到那些吴侬软语,才意识到这是上海。

继续阅读错觉

MotionBox 和EyeSpot,不仅仅是分享

为Video提供存放和分享服务的网站越来越多。在这些类似Flickr模式的网站中,新近出来的MotionBoxEyeSpot 有了一些不同。

MotionBox还没公测,不过在TechCrunch上人们可以看到对它的详细介绍,它引人注意的地方是可以在线编辑和Mashup(捣浆糊),甚至可以给视频中的不同片断加上不同的Tags。后者绝对是个聪明的想法,是个很讨巧的视频搜索的捷径。

EyeSpot也可以在线编辑和Mashup。

可以看出,EyeSpot和MotionBox不在仅仅满足于存放、分享,他们也希望服务本身能够提供编辑、创作的功能,注意,这个功能是在Web上实现的。

这让我想起Odeo,虽然简单,但是也颇为有趣的在线混编音频的功能。

对于个人来说,Web已经不再是个阅读的平台,也不再是个存放的空间,它甚至成为一个应用的工具。

这是Web2.0的一个重要特征,这一特征正被越来越多的服务实现。

继续阅读MotionBox 和EyeSpot,不仅仅是分享

重新开始

外面开始下雨。居然还响起了春雷。地板一定灰漉漉了,该又有好些柔软的东西在土壤中萌动,在空气中孕育。

艾略特的“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在死去的土地里孕育着丁香”,像黑夜一般的随着季节的更替又来困扰我的神经了。

何曾看到过丁香呢?

要是宝宝在身边多好,可以给他讲春天,讲雷声,讲春雨下的土壤和田野里的生机。带他到大地的边缘,在自然中。

继续阅读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