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2004守夜


our prayer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fubuki.
Topku说“新年的阳光,有许多人错过”。这些人中,甚至还有许多来不及知道什么是阳光的婴儿,转瞬之间就被恶梦带走,永远的睡去。

那就安睡吧。所有灾难、战争、事故中逝去的无辜的生命,在你们曾经生活的这里,在你们曾经驻留过的心里,在今夜,会有点点的心烛,和你们默默地前行。

我们不会让黑暗将你们吞噬,不会让寒冷将你们凝固,更不会让你们随着恶梦的慢慢离去而被淡忘。

当我们必须离去,你们将独自旅行,带着我的心烛吧,那是我们、你们、所有人曾经幸福的见证。

继续阅读为2004守夜

尽己所能,为印度洋海啸受灾民众募捐

大陆的居民如果只有人民币银行卡的话,可以向下面两个机构捐助:

中国红十字总会凤凰慈善基金

具体帐号可以到上述两个页面查看。


MDF33403, originally uploaded by heterotopias.
更多图片:

msNBC、flickr上的 earthquaketsunamiasiadisaster等。

继续阅读尽己所能,为印度洋海啸受灾民众募捐

小小的胜诉:远离公正的判决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耐克公司、耐克(苏州)体育用品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连带赔偿朱志强经济损失30万元,并在新浪网首页致歉”[来源:正义网]

该报道同时称“这也是涉外的知识产权官司中,中国人不太多见的一次胜利。”类似的观点再很多对此判决的报道中可以见到。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对此官司的判决要以保护公有领域,有利于知识的创新为原则,但是在判决中却看不到有这方面的迹象。反而,我以为此判决牵涉了太多事情本身以外的因素在里面,比如耐克是美国的跨国公司,前段时间耐克有违中国人趣味的广告的负面影响,还有上诉人是一个正当红的fLASH制作者,有是涉及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件,种种因素混杂一起,才有了如此让人失望的判例出来。

诉讼的焦点在于火才棍小人是否有独创性,法院认定有,理由是:

法官认为,火柴棍小人动漫形象虽然也借鉴了公共领域中线条小人形象的通用方法―黑色、棍状,但其中的黑色线条的粗细、厚重、圆润程度的选取,以及给人的整体美感程度、立体的效果,均明显不同于这类通用的线条小人形象,且具有鲜明的动漫形象人物特点。[来源:Ynet]

简直就是无赖式的狡辩。我注意到判决书中用“公共领域中的线条小人”,而对于小小那边,却称“火才棍小人”。法院有意避开了早就存在的被称为火才棍小人(stickman)的形象,而针对了该形象的更为简单的画法“线条小人”,用这种偷梁换柱的计量来维护小小的独创性。

在确定其独创性方面更可笑的提出了线条粗细、厚重、圆润,还有动画中根本不存在的立体效果来作为论据。可是浓淡、粗细、圆润只是画法上的差异,怎么能用来作为形象的特征?如果这也成立的话,那当我在教学中使用火才棍小人的时候,不小心画的粗细、圆润和它一样,不也成了侵权者了?

换个角度,对于耐克的标志,无论是粗细还是浓淡,是否圆润,只要相似,一般都可以被定为侵权。那为什么,火才棍小人和法院所谓的线条小人、还有故意视而不见的stickman几乎一样,只是表现上有差别,却被认为独创。显然它的判决和其他判决自相矛盾。

从这个判例中,感觉法院对著作权的认定和对公共领域的保护以及创新的鼓励上的认识很模糊,在处理上也过于随意。不仅法院如此,舆论和更多的人们也有类似的问题存在,更要命的是包含了感情因素在其中。

附:
Isaac的公共领域折于火柴棍小人

Plod:无奈的中国法制体系和无良的某人

继续阅读小小的胜诉:远离公正的判决

Flickr 上手护东南亚、南亚


Hands to S. E. Asia,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gnieszka.
Hands to S. E. Asia 这个这些天才创建的群组目前已经有284名成员,150张图片。

关于这个群组的建立,页面上有这样的文字:

Here we gather images of our hands and send the power of our urge to help the people of S. E. Asia whose lives, families, homes and environment were damaged by the terrible earthquake and tsunamis on 12/26/2004.[link]

去年伊朗地震时候,fotolog上也自发组织了类似的活动,Flickr上的这个群组就是受其启发。

Schee评价说“好温暖,好美。生命得以因手护而获得延续。

不错,有时候关注本身也充满了力量。

--------------------

从这个群组的创建到众多人的参与,可以窥探到Flickr作为社群的凝聚力。而这在平时很少那么明显的体现出来。这是个有趣的现象。

继续阅读Flickr 上手护东南亚、南亚

如何不让声音消失

Isaac上周日推出了对车东访谈的录音文件。和上次与文心访谈相比,无论是操作、交流还是声音的质量上都有了不错的改进。看来Isaac对这种好玩儿的访谈已经能够驾轻就熟了。

听了这些个访谈之后,一个感觉是和读文字的东西相比,更能激发起自己的思考的欲望。一方面是访谈双方的交谈提供的信息,另一方面是自己思维的介入所获得的启示和更进一步的思考,让我觉得非常受用。显然,听是一个比看更为积极的主动的行动。

不过,事物在它显露出优势一面的时候,也暴露出问题的另一面了:因为是语音数据,所以包含在其中有价值的内容无法被搜索到。这不像文字,可以通过搜索引擎的全文检索被潜在的兴趣者找寻到,从而在未来的更多时候被分享和作用。对于语音,现在还没有办法做到我说出要查找的关键词,然后到语音文档中搜索出来。

结果是很多语音文件,包括国外的大量的PodCasting,在一段时间后,就会被湮没、被遗忘。这是很可惜的事情。思维因为借助了文字而得以保存并被传播。但是借助于声音,只能受限在一个很小的圈子。

不知道这些被分享的语音信息,是否会因为众多Blogger的记录而被更多的知晓,换句话说,Blogger的日志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担当起语音文件元描述文档的作用?这似乎要取决于对这些语音信息的关注、讨论程度了。

继续阅读如何不让声音消失

印度洋地震、海啸后的Blog圈和Wiki百科

得知印度洋下的大地震以及引发的海啸消息后,就立即奔到feedster.com和flickr.com查看更多的消息,Blog圈的表现果然没让我失望,除了大量对商业新闻机构相关新闻的转述外,还看到了一些来自受灾地区的亲历者的一些文字和照片,并有人号召大家捐款。不知道联合国的相关救援机构或者受灾国的政府有没有在网络上提供捐款的Paypal帐号。如果现在没有的话,最好将来能够有,这样能够让全世界关心这事件的人们一个帮助受灾兄弟姐妹的机会。否则,远离灾区的人们也只能以关注来表示自己的关心了。

这次灾难下,除了Blog反应依旧迅速(一方面是作为消息的传播点起作用,另一方面是发布了来自个人的亲历消息)外,Wikipedia的表现也让我惊叹(via Dina Mehta),仅只几个小时,一个有关此次灾难的详细条目“2004 Indian Ocean earthquake”就在众人的协作下建立起来,并不断的被扩充和完善,它图文并茂,包括了相关的背景知识。

这个内容由全球志愿人士协作的站点的表现,已经告诉人们,知识不再是历史的,它的脚步已经逼近了现时;新闻和知识被合并为新知(在历史的知识被添加完毕后,这一点会更显露)。

我感觉,Wikipedia的潜能已经超出了百科全书的作用。在未来,它会有更广阔的空间和影响力。

附:Schee今天的网志 急难时刻和部落圈

不过我到现在还没找到来自泰国或印度尼西亚的Blogger的亲历“报道”,倒是看到了一个在泰国普吉岛游玩的西方游客在各个受灾现场有些幸灾乐祸的照片集。

继续阅读印度洋地震、海啸后的Blog圈和Wiki百科

继续拼凑在线会议组合工具

前面的Skype+imaginationatwork这个组合中的imagination at work不是很理想。

今天搜索得知一些IRC/IM工具在支持聊天的同时,也能够支持多人白板功能。

- 比如Visual IRC,在功能说明中提到能够在聊天的多人之间分享画板并能够录制和回放。

- 另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工具是The Coccinella,它是Jabber的客户端。带有一些基本的绘画工具,能够支持多人白板。在它的用例中可以看到它能在白板中自如的输入数学公式。甚至带有几个简单的游戏,比如国际象棋和纸牌。因为是jabber的客户端,所以能够同MSN、ICQ等协同工作。

The Coccinella有两种工作方式,一是P2P,一是Jabber服务器支持。

- Pexit也挺好,需要Java VM的支持。有共享白板,能够语音和视频谈话,具有加密功能等等。

- 要是自己有支持jsp的服务器的话,Tulka Whiteboard这个java开发的Web白板工具也是不错的选择,这里是截图

- 如果仅只在局域网内使用在线讨论工具,Network Assistant是个不错的选择,有聊天、即时消息和共享白板这些基本的功能,并且还能传送文件、远程控制、截屏分看等功能。

语音方面,Skype也有不够好的地方,即只能支持5人同时聊天。如果多于5个人的话,就该选择其他的工具或服务了。

- chat.263.net的irc聊天的web版支持语音聊天,应该可以使用。

- 最近人气突然上串的E话通看上去也可以是很好的工具。除了个人对个人的语音视频聊天之外,它免费提供了10人的聊天室服务,收费方式提供了30人到100人的大型聊天室。语音/视频聊天之外,也能够文字聊天、文件传送和图片资料播放。从观察中可以看出已经有些人把它用在单纯的聊天娱乐之外,比如用它来作为在线讨论/开会的工具、客服场所等等。

继续阅读继续拼凑在线会议组合工具

SkypeCast 的操作

henshall那里介绍了“Skype + Podcast Recorder = SkypeCasters”的作法。[via schee]

他采用的是价值40美元的软件Virtual Audio Cables来完成。

大体过程是这样,安装并设定VAC,让它能够录制指定程序(这里是Skype)来的声音。接下来需要用到XP的两个帐号,一个是管理员账号,一个是普通用户账号,还需要两个Skype账号,在其中一个XP账号内启动Skype,用来交谈,然后拨接另一个Skype账号,转到XP的管理员账号下,接通电话,并在这里让VAC录音。这个专门用于录音的账号交谈的人也是可以看得到的。

到现在还没搞懂做SkypeCast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其实有用于网络电话的录音软件,可以很方便的录制Skype的语音,IsaacWenxin访谈就是采用这种方式。

在Stuart那篇文章的后面,有更好的建议:

Peter Cooper:使用Sound Blaster声卡,在Creative/Windows sound mixer中设置录音源为 "What You Hear"。

Julian Bond:采用Windows mixer、Windows Mixer record和Audacity with the Lame MP3 encode。

这里是Stuart测试的截图

---------

第一眼截图的时候,以为那是一种通过中介的Skype用户突破Skype群聊得5人限制的方法。仔细看了文章后才知道不是,呵,颇有点失望。

不过Stuart的方法还是给了我些启发,是否有一个程序能够在两个Skype账号之间互送语音,这样我在XP下启动两个在不同会议中的Skype程序,就能让两个不同会议中的人听到彼此的说话了。有这种程序么?

继续阅读SkypeCast 的操作

imnotboke 页面改用反向链接

(12/23 更新:接车东电邮,说原因是Booso所在的服务器宕机,周一才重启。)

--------

作个记录,以备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参照。

--------

我不是博客”页面的第五部分“来自整个Blog空间反向链接”本来采用的是博索(booso)的反向链接代码。原来工作的挺好,访问从哪里点击过来显示的一清二楚。

这几天无法显示,本来还以为是我这里网络的原因,可是今天受好友提示,发现其他站点上的Booso反向链接服务都能正常工作,imnotboke页面上的却显示不出来。

唉,懒得费脑筋弄明白背后的问题,赶快恢复过来要紧,立马改用朱传伟的反向链接统计服务。顺便为朱作个广告,尽管是测试版,不过工作的还不错。呵呵,但愿这位朱站长不会那么小气儿;D

-----------

测试反向链接的时候看到康国平的也谈博客和blog之争。此君估计冬至时候补得太多,说起话来没有了头脑,忘了该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和所涉及的文章全部看过再来评说介入其中的人(如果是单就论事情的话,没有了解来龙去脉倒还可以理解)。由此为证“我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是不是在中国,中国哪个商业网站转载的时候,把原文链接都给详详细细地给链在了网上?

呵呵,直说了呗,大家都在做,为什么偏要追究我,这种小人的伎俩在我学生中可是见多了。

继续阅读imnotboke 页面改用反向链接

成都理工大学的这位教授算不算文抄公

近日读《第二媒介时代》(原作书名:The Second Media Age,作者 Mark Poster,中文译者:范静哗,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1年5月版,ISBN 7-305-03537 -8)。

因为对书中第五章“作为话语的数据库或电子化的质询”的内容非常感兴趣,于是在今天下午利用空闲搜索了“数据库+主体”关键词,希望能找到更多这方面的中文文章深入了解。

虽然结果很少,但总算还有一篇:【PDF】数据库的话语功能及其社会主体构建。作者系成都理工大学江昀社会学硕士,教授)。

兴匆匆的打开来看,结果发现其中的文字那么熟悉,回家打开第二媒介时代一对照,好家伙,这不都是第五章的内容么(用词不完全一样,我推断可能他是直接从英文原版翻译过来)。现举两例如下:

[论文]1970 年,福柯在法兰西学院做了题为“论及语言的话语”的就职演讲,从此,福柯将话语概念引入权力之中,拓宽了“话语”的范畴,这意味着福柯拒绝话语从“非话语”中分离。与此同时,他还引入了诸如“权力技术学”和“权力物理学”等术语,把话语划为为不同类型的实践,如制度化的、规训的、抵抗性的话语等。显然,话语与主体的关系问题被进一步拓宽,话语被形塑为一种权力形式,权力的运作部分是通过语言实现的。

作为对照:

[书P116]福柯1970年在法兰西学院作了题为“论及语言的话语”的就职演讲,后来该演讲刊印成文。从这篇文章开始,福柯将一种关联引入话语这一术语与权利之中。从那时起,福柯发展了“话语”范畴的各种用法... ...这表示福柯拒绝将话语从“非话语”中分离。他还引入了诸如“权利技术学”和“权力的微观物理学”等术语,其中的话语被分门别类的划为对不同类型的时间进行排列和阐发,如制度化、规训的、抵抗性的等等。在此,语言与主体的关系问题被明显拓宽:话语作为语言被构型为一种权力形式,而对权力的理解是:它的运作有一部分是通过语言实现的。[注,这里的省略号时我加上去的]

再辛苦的打上一个例子:

论文第三部分第二段:数据库对主体的“招呼”完全不同于老师和学生、警察和罪犯、老板和工人、父母和未成年子女之间的“招呼”。后者往往在面对面互动中直接发送和接收信息,前者却不然。从表面上看,数据库中最常见的现象是,即使个体在缺席状态下也能被构建。从这一角度看,数据库的质询更接近于书写的质询,其读者主体被一个缺席的作者所招呼。但是两者仍存在着重要的区别:从被质询者的观点看,作者尽管只是一个作者,但仍然为人所知,是一个体或一组个体,而读者被某个特定的作者质询往往是有意选择的结果。

作为对照,请看:

书P125第二段:Prizm这类数据库构建主题的方式铭写了一种新的质询模式。数据库对主体的“招呼”迥异于老师和学生、警察和犯法者、老板和工人、父母和小孩之间的“招呼”。后者往往在面对面情境中直接发送和接收一种信息。而数据库中最常见的是,个体是在缺席状态下被构建的,证实着该事件的只是一些诸如垃圾邮件等非直接的证据。从这一角度看,数据库的质询更接近于书写的质询,其读者主体被一个缺席的作者所招呼。但是,仍存在着重要的区别:从被质询者的观点看,作者尽管只是一个作者,但仍然为人所知,是一个个体或一组个体。读者被某个特定的作者质询往往是有意选择的结果。

够了够了,再举下去,我都要帮着把书的第五章全部搬上来了。

-------------

原来写论文可以这么简单。这大概就是为啥有些人可以当教授,而我不能,大概这些人英语不错,能够找些国人不大熟知的领域的文章直接翻译过来唬弄人。

误人子弟啊。

继续阅读成都理工大学的这位教授算不算文抄公

对友利电中国员工罢工的思考:行动的网络策略该如何

关于深圳日企友利电中方员工的罢工,下面这个网志有较详细的记录,从描述来看,应当就是参与者所建立的。

unidenppl.blogone.net

关于此次行动,本人的态度:“此次介入友利电员工行动中的政府和警察部门们,可要知道自己的名称前还有人民:人民政府、人民警察,而不是资本政府、资本警察、外国人的政府,外国人的警察。”

除了关注和支持外,我更在想,如果我作为工/会筹建人之一的话,在联系、沟通、宣传、获得舆论支持方面可以怎么做。

首先,需要在组织内成立一个小组专门负责内外讯息的通畅和媒体的使用

其次,要利用可以使用的各种媒介,包括了口耳相传、短信、电邮、论坛、网志等。从友利电的情况来看,短信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多数人应该都会有,即便不是多数人,但相信手机的数量足够消息传递到每个人那里。大家可以相互的转发短信,这样能迅速的传递消息出去,并且还能够有效地和筹委会沟通。

参与行动的员工中还有部分是技术、管理人员,那么这些人之间也可以考虑使用电邮。

网志应当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仅是对外的,更是对内的。对内,可以通告行动的进展,给大家一个对所采取的行为的讨论平台。这样能够有效避免谣传。对外的,能够把行动的整个状况真实的“报道”给外人,以获得外界的支持。

对于论坛的使用。这次行动中各大论坛都看到了转贴的文章。应当说还是相当的成功,让事情得以在短时间内广泛的被知晓,形成舆论。

但是论坛虽然传播的快,但是它和消息源之间的联系被断开了,只是一个消息被传出去,众多的支持也被分散在各个地方,而后续的报道,却无法连续跟进。另外,因为论坛管理的关系,许多转贴都被删除了。

所以,在使用论坛这个工具的时候,应该要和网志结合。在被转载的文章中,应当包含消息源的网志的地址,这样大家在阅读的时候,才能被聚到一起,形成一个更集中更声势浩大态势。

milkliker在“网志可以做的更多”的后面留言说“没有眼球的前提,什么都不是”。在目前中文Blog的简单的生态系下,确实是个问题。

尽管如此,我想还是有措施来弥补的,比如当我们建立一个网志后,应当立即到各个RSS搜索引擎中作登记,这样能够在第一时间被他们收录,被信息的搜寻者获取。

此外,还可以利用引用通告功能,将一些日志通告到Blog空间中的相关主题的网志下。这会立即引起他们的注意并传播。

... ...

呵呵,策略需要在实践中提取,要获得更为系统的可以实施的方案,还需要做更多的观察、思考和整理。

继续阅读对友利电中国员工罢工的思考:行动的网络策略该如何

我理解的CNBlog

对一个事物,不同的人们带着他们自己的背景和动机会产生出不同的理解,甚至这些个理解往往偏离这个事物本来的面目。CNBlog就是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尽管这其中有好些处于爱惜而责之。

Loson通告过来的关于CNBlog看法的网志:一些事一些情中提到“在实际的应用上,方兴东能利用他的资源在逐步实现了,而靠一方热枕聚起来的cnblog呢,它理想达到的目标却有点若即若离的感觉了”。

Loson,我对CNBlog的理解和你有很大不同。

CNBlog(目前主要是心得集)本身就只是一个Blog,它没有成为全球第一大门户的远大理想,它只是记录Blog在这片土地上的步履;它不想去要求其他人,只是分享自己的所得所乐;它不会想着去离开自己生存的土地,正相反,Blog广阔的草原让它感到自由自在。

心得集的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Blog,他们愿意在这个Blog上分享,而Loson你,在我看来,当你通告过来一片关于Blog的讨论,你也已经是CNBlog的成员了。反过来,我们不过和你一样,也是对Blog充满好奇、热情和关注。更广的说,当Blog千千万万的时候,心得集也就隐散在众多的记录中,这时候,Blog空间就是自身最好的Blog。

这就是CNBlog们所期望的情景,一个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没有英雄的快乐、无忧的地方。

Loson还提到CNBlog“协助blogger们把记录的生活、相对的自由、冷静客观、人性真善美都宣扬开去,通过对人性的丑陋与恶习的探讨与批判而自省、自强的愿望表达出去,使Blog出现后,它的应用能在更大范围内发光发热,善用并且推广它所带给我们生活的充实及好的地方。”

真的很感谢Loson对CNBlog如此高的期望。不过,这或许对Blogger来说是个不错的建议(作为我个人来说,非常愿意这么作),但是对CNBlog来说就不大合适了。

Lilina RSS聚合器只是一个试验/示范,搜索一下你会发现有不少人也开始尝试Lilina或者其它类似的工具。类似的事情在Blog空间内经常发生。所以不必担心小圈子化的问题,因为它并不是一个有取舍标准在其中的内容推荐机制。

至于目录集、乱码还有Grassland,你批评得很对,这些东西相信CNBlog会在2005年内改进。到时候,你还会发现,CNBlog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它之上,还有更有趣的东西产生,那时候,你的这些建议将会很有帮助。

继续阅读我理解的CNBlog

让人愤怒的垃圾制造者

现在非常想打人,打那些在网络上到处粘贴狗皮膏药的人。

Internet Topic Exchange订阅了SocialSoftwareBlog这两个标签所聚合的网志。

自上个礼拜起,RSS阅读软件中,这两个目录下开始出现大量中文的广告链接。什么普陀山、银饰、牙医。这些个中文,不仅让我感到愤怒,而且还让我脸红,甚至害臊。这就是我们网络应用的现状,也是我们网民素质的一个写照吧。

随着这些广告链接的增多,原来那些有价值的网志内容逐渐的少了起来。如果这种现象不根除的话,最终会没有人通告到TopicExchange,也就没有人订阅,就这样,一个很好的创意慢慢的被折磨死掉。

估计会被折磨死的可能还有公共开放的Wiki、Wiki百科。

更让人担心的是这些害虫们会成为社会性网络工具的一个障碍:还没出现,就可能被众多的膏药束缚窒息。

难道就没有一个有效的解决措施了么?

继续阅读让人愤怒的垃圾制造者

[ 学习]数字时代的学习理论:联结主义

George Siemens:Connectivism:A Learning Theory for the Digital Age

以下不是完整翻译,而是自己所理解的那些重要部分。

学习领域的一些重要趋势

* 众多学习者将会跨越和学校所受教育不相关的其他领域,甚至是多次跨越。从这点来看,学校教育的内容必须改变以适应现实中对学习的新要求。
* 非正式学习成为我们学习经验中的一个非常重要方面。现在,学习可以在多种途径上实行,比如CoP、个人网络,在工作/任务中学习。其实在任务中学习,应该就是学徒制的延续。
* 学习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贯穿一生。学习和工作不再分离,甚至和二为一。
* 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大脑。我们使用的工具影响、塑造了我们的想法。
* 组织和个人都是学习的有机体。个人和组织之间的学习存在良性的互动。
* 知道-怎么和知道-什么(Know-how and know-what)正在被知道-哪里( know-where)补充。 (也就是要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所需的知识)。

对学习的重新定义

透彻了解学习本身,才能再次基础上谈教育,特别是面向未来的教育。

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和建构主义的缺陷

学习发生在个人内部。这就无法描述发生在组织中的学习,也无法确定发生在个人以外的学习。

他们关心学习的实际可操作的过程,而不关心所学的东西的价值。而实际上,对信息的价值的判断应当是一个人要掌握的元技能(meta-skill)。此外,综合和对联结、模式的认知同样是非常有用的技能。

替代的理论:联结主义

这句话有意思:我们无法经验所有的一切,所以,其他人的经验,准确地说,其他人,就成为我们的知识的代理。“我在我的朋友那里存储知识”。

混沌,自组织,网络,小世界,弱连接,联结主义的理论源头。(是不是应当突出自相似??)

Learning is a process that occurs within nebulous environments of shifting core elements � not entirely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individual. Learning (defined as actionable knowledge) can reside outside of ourselves (within an organization or a database), is focused on connecting specialized information sets, and the connections that enable us to learn more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our current state of knowing.

原理:

# 学习和知识建立于见解的多样性上。
# 学习是一个特定节点之间或者不同信息源之间相互连接的过程。
# 学习可以存在于非人类的实体。
# 知道更多的能力比当前知道什么更重要。
# Nurturing and maintaining connections is needed to facilitate continual learning.
# 看出不同领域、思想和概念之间联结的能力是核心的技能。
# 当下的知识才是所有联结主义学习行动的目的。
# Decision-making is itself a learning process. 选择学习什么和新习得的信息的含义是看透变化的现实的一面透镜。

---------
参见:Isaac的学习的互联法则(网址去哪里了?)

继续阅读[ 学习]数字时代的学习理论:联结主义

网络讨论的工具组合:Skype+imaginationatwork

算是对13日的“Skype+Messenger+OneNote”组合的更新。

---------------

新组合中的Skype不再是1.0版本,而是新出的1.1测试版。新版本的一个突出功能是加强了聊天(chat)功能。在我看来,它几乎可以替代IRC了:原来只能当作IM用,现在支持多人聊天(当前版本将聊天的人数限制为50人)。

它能设置聊天的主题。
还能够在当前主题的聊天中创建新的子题聊天。
能够一次将文件发送给聊天中的每个人。
能够查阅最近的聊天内容。
允许使用这几个命令:
/add skypename - 将某个Skype用户添加到此聊天中。
/help - 浏览可以使用的系统命令。
/topic newtopic - 改变聊天的主题。
/me something - 其他人会看到你所做的动作。
/history - 显示当前聊天的完整的历史记录。
/find text - 搜索聊天中包含某些个文字的消息。
/fa or / - 重复最后一次查询。
/leave - 离开当前的聊天。

因为在测试版,所以Skype提醒用户它比前一版占用更多的内存、CPU和网络资源。在和前一版的用户进行IM消息传送的时候可能无法送达。

有了Skype的这一功能以后,文字和语音的交流就能够互补的结合起来。省却了Skeyp+IM或者Skype+IRC的麻烦。

(附,有关 Skype's Architecture的两篇分析。)

--------------

有趣的imaginationatwork[via loverty]。

在我看来,它不止可以在线画图,更可以作为在线白板用于在线讨论。imagenation at work是一个Flash开发的Web应用。人们可以在Flash环境下画图,或保存、或打印、或邮发给朋友。最突出的特色在于它能让用户邀请其他人一起来做图。可以Email邀请也可以AOL邀请,不过只限两个人。

除了协作画图之外,Imagination还能互发消息。

----------------

如果是三人及三人以下的讨论的话,可以用imagination作为白板,用Skype语音讨论,用Skype的Chat功能相互传送文件或者记录摘要等文字的东西

继续阅读网络讨论的工具组合:Skype+imaginationatwork

注在南方周末12/16的边上

南方周末12月16日:玩成世界最佳三次"博客"门派之争

Blog有这样一个好处,能够让我给一些文章作注,备忘用。

“Blog世界大大小小的评选很多,没啥稀奇的,明儿你也可以捣鼓出一个世界Blog大奖来。”一位笔名叫“zheng”的资深博客写手对这次评选颇不以为然。这是事实,自从2001年“Blog”频频见诸主流媒体以来,世界范围内的各种评选层出不穷。但这一次的评选,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对非英语文化的关注。[Link]

关于资深、博客、写手。

革命不分先后,网志更没有先来后到一说。私下以为资深来修饰Blogger,有些代错帽子的味道,而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带帽子,因为那会让我看上去很傻气。

写手。我坐梦都不会想到的一个标签。黑手、枪手、扒手,然后是写手。才资深又博客的,这下又变成手了。忽高忽低,让人犯晕。

关于这次狗日报的获奖本身这件事,只所以受到国内媒体的关注,我想和这样一个心结有过:中国人又获得某某世界大奖。FengDuan来信问“9、你知道猛小蛇的狗日报当选德国之声世界最佳Blog的事情吗?你对此怎么看?”那句话是我的回答。呵呵,我要是知道是放在猛小蛇的报道里,就该说些应景的话儿。

关于三次争论。

--------
>> 3、三次"博客之争"的代表事件各是什么?你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各自阵营的主要支持者有哪些人?

严格说起来不止有三次。而且也没什么特别的代表事件。有人说这次争论是因为国外有报道说国内把Blogger叫做BoKe。其实不是。原因是博客中国要做中国第一大门户;D

一直有人认为CNBlog是一个阵营,Blogchina是另一个阵营。其实现在已经不是了,Blogger是一个阵营,想利用"博客"这个词的人或者以为博客很特别的人是另一个阵营。

当然了,绝大多数的人对此并不关心。不过这并不能成为争论没有意义的理由。

也不是争论了,不过是作为Blogger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让被人误会而以。
--------

报纸有报纸的写法,说三次,感觉好象真的在打仗似的,有噱头。不过也有我误导的原因,抱歉抱歉。

“zheng”则认为,为利益而写的人一开始就有,到底为什么而写,可以用来区分作者,并不能代表时代。[link]

我还以为是阶段。怎么捣出个时代,好宏大的叙述。个人认为在Blog写作动机上,一开始就有着丰富的多样性,利用Blog这种形式的商业性、盈利性写作也都存在。至于说到那样一个时代,根本是杜撰,无论在何时,从文章和基于兴趣而写的Blog都是占绝大多数,不会过时,也不会过去。

文中提到“方兴东认为,出于个人兴趣自发写作博客的时代正在过去,接下来将是为利益而写作的时代,而他将致力于开发这方面的商业潜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在为博客中国的商业化做舆论。其实做商业网站没人反对,但不要扯上些不相干的,甚至是杜撰出来的事情。

----------
本期还有一篇对丹・吉尔默的报道:"我一直惊讶于人们的创造力"

继续阅读注在南方周末12/16的边上

DanLi 的Blog问卷调查

Dan Li为她的学期论文准备的Blogging方面的调查:Blogging motives, uses, and gratifications。(其实Danli可以做一份中文版的,说不定不同语言文化氛围下的blogging差异会让她得到些有趣的结果)

我现在正在准备我的毕业选题《COMM 203 传播学定量研究方法》。我为此准备了一份由114个问题组成的调查问卷(听起来有些恐怖,但为了足够的数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用于统计blogger们的创作动机、用途以及满意度... ...这可能只能作为一项初步调查,但它将成为我硕士理论的构成基础。[Flypig译自Danli的邀请信]

前些天做过一次,可是问题太多了(Danli应该为此掉了不少秀发吧;D),提交了两三次总有遗漏,加之匆忙,就放弃了提交结果。

现在有了些时间,回头补过这个调查,免得我总觉着对DanLi愧疚,同时也算是对自己Blogging的反思。

问题中我都同意的选项:

(写网志是:)

- 因为好玩儿。应该是吧。不过严格说起来,好玩儿并不来自记录本身,而是来自记录衍生出来的其他好处。其实后面好些问题涉及到此,从那些问题的回答可以推断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来。

- 传递信息给其他人。我想所有些网志的应该都有这样的想法,否则也不必公开甚至是书写/记录了。信息的分享是人的社会本能之一。日常生活中,我们会在各种场合和不同的人分享我们的各种事情。由此信息在社会中流动,信息也成了联结人们社会关系的纽带。有了网志,信息的传递范围可以更加的广泛和快捷。

- 因为我能在任何可以上网的地方访问到我的Blog。这也是我把很多工具转到一些Web服务的缘故,包括记录。这样我能在家里、在办公室、在机房、在其他地方使用Blog。

- 因为我可以写我想写的;我感到自己有更多的控制权。这也是我为什么非常厌恶论坛的原因。论坛是个大家各种利益牵涉其中的一个公共空间。自己的所做所为是通过公共空间传达出来,必然会使得空间中的其他人不快,而人们又特别喜好对权力的占有和使用以及对空间的政治化。总之,论坛并不像陷入其中的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单纯。Blog不同了,我的空间,我可以自由的书写。

- 通过Blog辅助我的研究/工作/学习。Blog是个相当不错的学习工具,这里不仅指自己的Blog,更指Blog构成的群落。

- 对自己历史的记忆和回溯,会让我更加明晰对自己的印象,因此也让自己更有明确的未来的方向。另外,Blog/日志也让自己获得了一个透过时间自我对话的机会。

- 保存一些对未来的参考有用的记录。我一直认为任何物事都有关联,不再此时,就在彼时。所以我会留意很多的资讯,但是记忆能力有限,就只好借用记录来帮助我留住它们。这样我可以在任何可以上网的地方回查。

- 因为我能保留一份我学了些什么的记录。学习不是单向的过程。它需要经常地反刍,后来的经验往往会给前面学习的内容带来更多的启发。

- 让自己日常生活中被忽略的声音有被听到的机会。这条对于大陆这样的政治环境非常的重要。我关注政治、社会和一些敏感的话题,我也有自己的看法和自己的利益需要去维护。但是社会并没有提供一个通畅的渠道让人去发挥。于是我选择了Blog。虽然我的声音很小,但是千千万万人的汇聚就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 和其他的Blogger对话。这是一种有趣的体验。

发现自己又删除了好多问题,不是不同意,而是因为太多重复。Danli功课好象做的不够。

继续阅读DanLi 的Blog问卷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