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 第十天

今早出发去上课前,到z2的小床前,把他的小脸的朝向转到右侧来,仅管动作很轻,还是把他弄醒了,不过还好,睡意仍然很深,迷迷糊糊中的他半睁着小眼看了看,呼吸急促起来,然后露出个笑容来,接着就在我轻轻的摇晃中又熟睡。

小家伙在出生后的第二天就显出了笑的表情,越往后笑得次数就越多了。前天,z2的奶奶抱着他高兴得喊他宝宝,并亲他的小手时,他也做出了笑容回应。看来,宝宝的笑容已经不再是表情的天然流露,他似乎已经学会了对一些熟悉的人、声音和行为作出笑得反射。不过要他有社会性含义的笑容,还得等上个把月,那时候连眼睛里都会有笑意,呵呵。

现在,z2已经适应了家里的环境,生活也慢慢有了规律,身体上,和刚出生那阵瘦的皮皱皱的丑样子相比,红润漂亮多了。我自己也渡过了和宝宝的磨合期,在换洗无数次尿布之后,不再象头几天那样忧心忡忡连抱起z2手都会抖,现在做起这些功课来已经很从容自如了:抱起吃饱后的宝宝打嗝、在他醒的时候和他说话、玩作电梯的游戏、换洗尿布。

继续阅读z2 第十天

Zheng 2.0

性别:男
体重:6斤9两
时间:8月20日发布
生产方式:自然分娩未果,后剖宫产。


- 以往一直觉得照顾新生儿是个麻烦的事情,现在先来远没有想象的难。小家伙吃了睡,睡了吃,安安静静,也挺省心。

还未出院,继续陪护中 ...

继续阅读Zheng 2.0

迪恩的“Democracy for america”群众运动

人们可以逃避政治的活动,但却逃避不了政治的影响。当人们对政治厌恶并逃避的时候,也就是政治被操纵而自己被奴役的时候。

所以,必须认清,世俗生活中的正义、民主、还有自由,只存在于政治,而政治,是因为行动才会鲜活。换句话说,正义、民主与自由是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只有每个人对它们的尊重、关注、实践和维护,我们,才会得到本应该有的。

迪恩,以及他的那些活跃的支持者们,显然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尽管迪恩已经退出了美国总统的竞选,但他以及他的支持者们并没有就此罢休。相反,其中的积极分子们,把这场政治参与的群众运动引入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Demorcracy for America。事实上,这场网络时代群众性的政治参与活动,早已经教育培养起了一批人,他们在迪恩失败后都表示,从中,他们学到了很多,获得了很多,在将来的地方选举中,这些将是他们行动的宝贵经验。

在国内,我也看到了类似的希望,尽管有着种种限制和监控,但是人们,利用这各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声音,维护着自己的利益:从农村减免苛捐杂税,到工厂争取合法的劳动权益,在到各个地方针对开发商和有关部门的强行拆迁,以及各种形式的抗日保钓鱼行动等。各种形式在此起彼伏的实践中浮现...

相信不久之后,基于网络平台和各种社会性技术,依托人与人的实际交往,草根大众能够形成更为庞大的力量,在现实的政治生活中,实现自己,这个主流群体的梦想。

继续阅读迪恩的“Democracy for america”群众运动

深圳政府:乖,不做坏事,我给你100万

《廉政公务员退休可获得百万元?》,北京青年报,4月2日

报道说,“廉政公积金将由政府统一组织,从平时公务的福利基金中拿出一部分钱来建立廉政公积金。如果公务员在任职期内未出现任何违规违纪行为,退休时将根据级别不同有望拿到100万元至200万元的廉政公积金。如果任职内出现违规违纪行为,将酌情扣发廉政公积金,直至全部扣完。”

这让我想到对小孩子的家庭教育上。许多父母对于孩子的顽皮、不合作行为非常头痛,甚至拿不出办法来,于是就哄孩子说,要是你不这样不那样,那我就奖励你多少多少。

没想到,众多父母的这种无能,也被“黔驴技穷”的深圳政府学到手了。管不住公务员对金钱的贪污,于是就顺着这些贪婪的官员们,好吧,你们要钱,到时候我给就是了,不过你们现在要听话。

其实,准确地说,这不叫“黔驴计穷”。而是深圳公务员阶层颇费心机的对自己利益夺取的结果。这是明显的,因为指定这项政策的本身就是公务员门。在如今贪污腐化人人喊打的情况下,官员们内存心虚,但又止不住对金钱的贪婪,于是,把本来应该是职责分内的职业道德上的事情,当成了一种至高的荣誉,自己为自己的这种“廉政”陶醉感动的一塌糊涂,继而给自己“巨额”的奖励。

这应该算是当前社会堕落的真实写照了。各个拥有权益的阶层们,早已经撕破了曾经还要涂末一下的嘴脸,赤裸裸的争相抢夺起来。甚至连“为人民服务”的号称是“精英”的深圳公务员们,也不例外,堂而皇之的侵占起纳税人的钱来。

嘿嘿,是不是我可以这样强烈要求政府,如果我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是个好公民,在我离世的时候,给与我300万元(以2004年商品价格计算)的良民公积金!

作为纳税人,我想说,我们供养的依法为公众服务的公务员,不是来耍无赖,庸庸碌碌的寄生虫。

继续阅读深圳政府:乖,不做坏事,我给你100万

Free Culture 协作翻译

上个星期,Lawrence Lessig推出《Free Culture》这本新书的电子版后,在网络世界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该书立即通过各种方式在网间传播,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更有一批人,在一天之类完成了该书的电子语音版,此事一时传为美谈。

国内的SocailBrain.org也在最快时间内,联系了Lessig,从他那里获得翻译该书中文电子版的授权。用自建的Wiki工具创建了该协作翻译项目的网站:

http://www.socialbrain.org/freeculture

这个项目的运行,以社会性技术为基础,通过社会性网络来协作,在创作共用CC)的框架下分享成果。

项目成立后的短短几天时间,就已经有10多位成员参与,部分章节的翻译已经展开,其速度之快,协作之好,是我个人意想不到 的。我想我有理由对这个项目的高质量的完成此书的翻译充满信心。

Socialbrain.org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近来。如果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并且你愿意在CC框架下认真负责的参与这个协作,可以写信给我,由我来推荐。(或者通过社会性网络这层能够建立彼此的关系也行。说明以下,之所以选用这种方式,是希望协作能够更加的顺畅和富有实效,同时也是Socialbrain.org在社会性网络方面的一个实践机会。)

(上图由Owen所作)

继续阅读Free Culture 协作翻译

对自我的一些想法

很多人把自我理解为名词或形容词,也就是说,人们通常把一种已经呈现出来的相对稳定的环境-状态的集合,当作自己或者他人的自我,并以此推想更为广阔的作为背景的可能性的环境中该人的状态。可是,人们发现,这种自我并不稳固,比如有些人在牌桌上,在酒后,或者在迷幻等状态和情境下,表现出了和日常不同的呈现状态,并因此惊讶。于是,有了多重自我的概念来解释。这种解释进一步延伸到了网络构就的虚拟社会中。面对网上、网下的差异,以及网上“自我”的流动的不稳定性,人们提出了自我的多重面的说法。为了能更加圆满地解决一个生物的人如何能维护多重的自我状态,更有了它们之间能够相互滑动的说法。

我个人觉得对于自我,更应该把它看作一个动词来对待。自我,是一个人的核心质对外在的情境可能做出的反应的机制。比如说线上和线下,是两种不同情境,有着不同的条件,和对实际生活的可能影响,自然,机制也就可能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在我看来,对于人的理解,应该从机制/自我构成的角度进行。而不是仅从经验到的现象对待。这样我就能更好的理解,为什么在许多环境下,人们呈现出不同的行为特征,也能够理解更多的曾经认为不可思议的种种行为的出现。

那在这种作为动词的理解之下,一个更为完善的人格,应该是那种比较稳定的机制,对于不同的情境的条件,都会有相同的反应的自我,是一种自发的来自核心质的建构。而不是那种受了种种束缚,在不同的束缚条件下,得以在某方面逃脱而肆意作为的被动的对外界的应对。

另一个问题是,网络发展的初期,虚拟社会和现实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同时由于匿名制的保护,带该人们更多的情境,从而也就有了更多不同的应对结果。那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渗透到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虚拟社会的经验也成了现实经验的延伸,或者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加之网络中匿名的浓雾越来越稀薄,是不是可以推论说,网上和网下之间的自我的差异会更多地出现融合?

继续阅读对自我的一些想法

Google 新服务:网页快照(Google Cached)再利用

收到Furl.net寄来的更新信件,告知Furl.net增加了新的服务,允许用户将所存的信息以XML的方式导出,或者导出为IE、Mozilla的书签格式,甚至能将保存的页面打包下载(我没试成功)。

对于打包下载备份这一项,我有点不大明白,之所以选择使用Furl.net,而不是保存在本地,就是担心在本地出现意外之后,数据全无,而放在专业的服务商那里,相对更为安全些,更重要的是无需再本地,在其他地方,我也能随时的查阅自己收藏的资料。更何况Furl.net还有能彼此共享的好处。这种共享的利益并不只针对用户,从更广的角度来看,Furl.net的服务能节省存储的容量:因为用户各自所收藏的相同的页面,服务商实际只需要保存一份就可以了。只对于整体来说,社会效益还是很高的。

由次自然的想到了Google的网页快照,Google把它闲置在那里,与此同时却有海量的用户在为如何安全长久的存储来自Web的内容苦恼。对于Google来说,利用它的网页快照提供类似Furl.net的服务,是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却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效益。

具体的服务可以是这样:

Google允许人们注册为它的Web内容存储服务的用户,当用户查询得到结果后,可以随手把个人觉得有价值收藏的网页快照收入自己的账户中。这种收录,对于Google来说,并不需要额外的增加存储空间,只需要在用户数据和对应的网页快照之间有个数据的链接就可以了。

相信对于Google,以它的声誉和人们对他的信任,会很乐意使用它的这种服务管理个人来自Web的知识内容。这样一来,Google就获得了远比Mail、Orkut等多的多的注册用户,可以更清晰的获知用户的查询习惯等等第一手资料,为用户提供更有针对性、对Google来说也更有商业前景的服务。

其实,好处还不止这些。在这种收藏行为中,人们的收藏其实是一种选择或投票,通过众多人的这种选择,某个关键词的信息无序程度能得到很大的改善。现在人们总是抱怨搜索后会有相当多的无用结果的干扰。有了这种服务,Google通过人们的选择,就能知道哪些信息更有价值,它就可以以学习的方式不断的调整查询的结果,比如可以将被更多人们收藏的信息放置在搜索结果的前面,而不是仅仅依靠机器的引用排行分析。这也就避免了Google的排行机制被人为利用和缺乏对知识认知的缺点。

如果能在用户群体中引入SNS机制,类似Del.icio.us,允许用户相互订阅,这种情况下,某个关键词的信息将呈现出更有序的结果出来。如果说仅仅依靠被收藏的数量的多少还有不足的话,那么加上用户相互之间关注订阅的产生的用户评判可靠度的权数,Google的搜索结果会更加的智能化。

现在,Google有个总被人提起的缺点,就是对于动态网页的收录不是很好,对于那些需要密码访问的站点,那些专业数据资料服务网站更是无能为力。而网页快照的收藏将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这种局面。比如我在某个专业资料库中看到一篇很有价值的论文,那么我可以随手的提交存储,而Google可以对我的提交进行判断,如果不在它收录的内容之内,那么就可以实行收录。一两个人可能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是考虑到Google潜在的上千万用户,相信所有的资料被一网打尽不是个问题(这里的版权问题需要考虑)。

结合关键词、用户收藏、用户彼此之间的订阅的分析,海量无序的网页内容将出现高度的有序化,一个更为清晰的知识库也就能出现在人们面前。

对于个人来说,存储上可以带来安全,并且可以随时随地的加以访问,甚至能够分享。更重要的,使得自己的查询更加高效。

希望在2005年能看到Google推出此项服务来;D

继续阅读Google 新服务:网页快照(Google Cached)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