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教育资源:MIT又有新动作

MIT在周一在OpenCourseWare发布了500门课程的更多资料,包括课程(教学)提纲、讲课笔记、甚至是上课录像,加上课程阅读材料、研究材料、问题(答疑)集、作业、考卷和学生门的一些项目等,用心的人都可以通过MIT来自我教育了。当然,收益更多的应该还有学校的老师们,可以利用这个共享的资料库,分享最新的教学内容和思想。

这真的是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在目前,从个人(Blog、个人站点)、到MIT,在到BBC等,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一场信息分享的“革命”正在慢慢的展开来。在这场“革命”的背后,将会是更大的学习方式的变革、社会生活方式的变革。

Potts对记者说:“OpenCourseWare的全体人员希望能给人们关于教育(资源)的获取思考上带来巨大的变化:教育(资源)的获取权利不再受限于你有多少钱,和你出生在哪个地方所限制”。[MIT for free, virtually,通过ResourceShelf]

听到这句话,我真的为我们国家的教育现实感到羞愧。在这个国家,贫穷的人上不起学,在这个国家,不同地区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门坎不一样(在上海,150分就可以就读高校,而在其他地方,分数却要高得多。)其实,现实并不可怕,只要我们愿意面对,并努力去改善这种情况,问题是,国家以极某些人对待这种现实的态度,这才是让人可怕的事,科教兴国喊了那么多年,脚下却走着另外一条路。

********
越南的Fulbright school受MIT的影响,也在网络上发布了教学和研究的材料,目前主要是英语和越南语。

希望国内也有学校能大规模的开展OpenCourseWare项目,分享教育资源,让更多的人受益。

继续阅读开放教育资源:MIT又有新动作

城市夜游离

越来越不喜欢城市,无论哪个地方的城市,无论哪个年代的城市,无论什么季节的城市,无论什么心境下的城市,无论它多大,无论它多小,无论它多新,无论它多古老,无论它有着什么样的性格。城市,于我,在渐渐的看到它的粉末浓妆,它所谓四处扩张中眼神的空洞,已经成为我最想逃离的场所。

远远的看去,城市,真的就是一只谁也无法控制的猛兽,日夜的吞噬着愈来愈庞大的资源,将众多人们的梦想当作它鸡肋般的零食。它无节制的吞吐,它的钢筋混凝土的身躯越来越粗壮。一股腐臭早已在它的内部蔓延开来。而人们,就在这腐臭中继续像寄生虫一样的,制造、消费着这城市的垃圾。

我以为会逃离这个疯涨的梦魇,却敌不过它扩张的速度。往往在醒来之后,发现它的边界已经将我抛下很远的距离。它不理会你,因为我根本不值得它的理会。城市知道,它有它贪婪的使命。可我就这么追赶,会疲惫的。道路在铺延,我最后立足土壤早被埋藏到了冷酷坚硬的路面之下。

**********

空间,原来充斥其内的是时间,气体,云雾,枝繁叶茂,飞鸟,理想,宁静,天籁,纯净。

后来又了城市,就有了嘈杂,大厦,穿堂风,跳楼,车流,野心,灯红酒绿。

他们为所欲为,不知疲倦的填充着、再制造着空间。

继续阅读城市夜游离

Flash Mob :社会性游戏

Topku假想了一次发生在广州的Flash Mob行动的报道[快闪!快闪!暴民来了!!! ],不认真辨识,还真以为有其事呢。Yezi设计了好些个Flash Mob行动[预谋快闪族,杭州一周行],可惜没能策划,要不然真热闹了。

下面这张图不知道来自哪次Flash Mob[我想知道什么是flash mob?]

酷极了,一袭黑色西服,一副墨镜,各个严肃,整个场景的风格我喜欢。象是一群天外来客,或是电影中爬出来的人。场面不张扬,却又能产生震撼效果。

*********

前些天一直在想Flash Mob。或许下面这些方面,对于理解或透析Flash Mob的深层意义有所启示:

1、Flash Mob选定发生在公共空间而非私人空间,而且,这个公共空间往往是最能象征资本主义、象征这个时代的场所。场所的选择本身,就显露了行动背后无意识的社会批判。

2、Flash Mob的行动,本身有很强的反讽。他们通过夸张、模仿、无厘头等,以多数量重复产生群众性受关注的效果,从而将原本只飘浮在隔离的个人内心的社会观念聚集成可以实践并产生效果的行动。

3、Flash Mob来自网络。这真的是个启示。那些正规的组织,包括政治性的组织不再是必须的。人们不通过自己的政治政党,通过网络的联系,一样可以聚集表达某个利益结成的政治诉求。原本依存于社会关系中的社会人身份,现在可以更多的回归到自然人的状态,社会人的关系可由固定而变为临时。我仿佛看到一个个在人海中此起彼落,此聚比散的组织状态。

*******

Flash Mob的人们,以局外人的身份突然性的入侵原本持续井然的象征资本主义的大商场、CBD等,通过非常规的行为,和所在场所人们的常规行为的对比,借助这种张力,获得了对现存社会次序的、人们如机械般的生存状态的反讽。

我跟倾向于将Flash Mob看作是有着潜在政治意图的群体性游戏,是一种警示性的“入侵”。它不是无聊,无聊正是它要揭示并打破的,它也不是行为艺术,因为它并不被社会所吸纳,没有堕落到需要注意力和批评家以及艺术中间商共同勾结的局面。

... ...还在想。

继续阅读Flash Mob :社会性游戏

异步学习网络中的知识建构的网络分析

来自JALN,Volume 7,Issue 3 - September 2003

这项研究分别分析了两个长达三个月的ALN(Asynchronous Learning Networks,异步学习网络)大学课程的数据:一个是正式的,结构化的,封闭的Forum的数据;另一个是非正式的,非结构化的,开放的Forum的数据。

研究的结果非常有指导性。再结构化的ALN中,知识的建构过程到达了批判性的思考这样一个高度,同时发展出了关系较为密切的结构体(cliques,或者团体?)。学生们扮演者桥梁和触发者的角色,相比之下,老师的作用较弱。而在非结构化的ALN中,知识的建构过程只到认知活动这样一个较低的层次,几乎没有关系密切的社群体出现,多数学生呈现一种老师的追随者这样被动的角色,同时老师在这个ALN中,处于中心的地位。

很显然,研究的结论是有建设性的,一个设计良好的ALN,无疑有助于学生们知识的建构。

继续阅读异步学习网络中的知识建构的网络分析

Google 又清洗

前两天,发现一些网站,包括这个Blog的排名值不稳定,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从昨天开始,整个PageRank固定下来不再变动了。这个Blog的值从5下降到了4。

因为安装了来访源记录系统,这下对PageRank的变化总算有了个切身的体会。来自Google的访问大幅下降,下降幅度近一半。也就是说,PageRank的下降,使得关键词的命中率也跟着下降,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名也就靠后,被访问的机会自然少了很多。

突然有一个猜想,排名值和来自Google的访问之间,应该有个可以计算出来的比例关系,从我观察来看,似乎是倍数。

继续阅读Google 又清洗